通知栏:
站内查询:
 
阿司匹林怎么吃才好?
  日期:2020-11-19

提到阿司匹林,大家都不陌生。

阿司匹林是百年老药,临床应用广泛。小剂量阿司匹林能够抑制血小板的释放和聚集,防止血栓形成,预防心梗、脑梗等疾病。

很多人在用药期间都有着各种各样的疑问:是空腹吃好,还是饭后吃好?早上起来吃好,还是睡觉前吃好?吃阿司匹林胃痛,需要停药吗?吃阿司匹林牙龈出血,怎么办?针对这些大家关心的问题,我们一起来探究一下吧。

饭前吃还是饭后吃?

这个问题主要是要考虑到阿司匹林对胃的损伤。

一般来说,阿司匹林诱发胃肠道出血的机制主要有两点:

1.阿司匹林对胃肠道黏膜的直接损伤;

2.阿司匹林抑制环氧化酶(COX)活性,减少胃肠黏膜保护因子前列腺素(PG)的合成,减少血栓素A2(TXA2)的合成,降低血小板的聚集能力,容易引起出血。

目前,绝大多数用于预防心脑血管事件的阿司匹林都是肠溶片。肠溶片外面有一层耐酸不耐碱的包膜,一般要在肠道内的碱性环境下才能释放,这样可以减少对胃的直接刺激作用。

餐前服用,由于空腹胃内酸性环境强,肠溶衣不易溶解且胃排空速度快,从而可减少药物对胃黏膜的损伤。反之,如果在饭后服用的话,进食后食物会稀释胃酸,导致胃内pH升高,更接近于碱性环境,从而使药物在胃内加快分解,引起不适。

此外,如果饭后服用的话,药物和食物混合在一起,在胃内呆的时间更久,释放也更多一些。

因此,根据上述这些依据和药品说明书上的要求,阿司匹林肠溶片最好是餐前服用。目前很少使用普通制剂,如果是普通制剂还是要饭后服用,让阿司匹林混合在食物中,这样可以减少对胃黏膜的直接损害。

早上吃好还是晚上吃好?

对于这个问题,《阿司匹林临床应用中国专家共识》和其他几份高血压和冠心病的专家共识,对这个问题都没有做出规定。

有学者倾向于晚上服用,理由是心脑血管事件高发时间为6时~12时,而阿司匹林在服药后3~4个小时后才能达到血药浓度高峰,晚上服用阿司匹林,作用更有时效性;也有学者倾向于早上服用,理由是早晨服用对于血管扩张和抗血小板聚集的疾病效果更佳。

其实,各有各的理由,到底早上吃还是晚上吃?目前专家们的意见是,长期服用阿司匹林的作用是持续性的,早晚没有多大区别,关键是坚持。另外,目前用于临床预防和治疗心脑血管的阿司匹林制剂是肠溶片,切记不能掰开吃,否则会增加胃肠道的副作用。

敲黑板,画重点

1.阿司匹林肠溶片应该空腹服用。

2.早上吃还是晚上吃没有什么差别,关键在于长期坚持服用。

3.所有服用阿司匹林的朋友都应该注意观察有没有胃肠道不适、出血或哮喘发作等不良反应。

4.注意千万不要掰开服用。

出现副作用,别着急停药

其实,药物都具有“双面效应”,在治疗疾病的同时也往往或多或少地有一些副作用,有一些副作用不可避免,但有一些副作用可以通过一些方法来减少和避免。

恶心、反酸

吃了阿司匹林以后出现恶心、反酸、胃灼热、消化不良等胃肠道不良反应是很常见的。据统计资料显示,有6%~10%的人可能出现上述消化道不良反应。是不是一有恶心、反酸、胃灼热、腹胀等不良反应就停药呢?不能这么简单粗暴!毕竟阿司匹林对心血管疾病具有非常重要的预防和治疗作用。

建议:先看看您服用阿司匹林的方法是不是正确,是不是餐前30分钟或餐后3小时服用。如果服用方法不对,先纠正服用方法看看是不是仍有消化道不适症状。如果服用方法正确,可以加用护胃药(如法莫替丁、泮托拉唑等)减少胃肠道反应。如果胃肠道反应比较明显,加用护胃药仍然有不适,可以考虑用氯吡格雷作为替代治疗。

血便、呕血

服用阿司匹林一定要注意观察有没有黑便的情况。这是上消化道出血的症状。出血更多更严重就会出现血便、呕血。根据目前大量统计数据显示,阿司匹林引起的消化道出血在1.2%~1.5%,虽然发生率不算高,但应该密切注意有没有黑便现象。检查大便是不是有隐血可以有效减少消化道大出血的发生。

建议:一旦发现黑便等消化道出血症状,必须立刻停用阿司匹林,并立即和您的医生取得联系,严重者应先到医院急诊救治。

牙龈出血、瘀点瘀斑

有些人服用阿司匹林后会出现牙龈出血。如果是刷牙后出现,先调整刷牙方法和牙刷看看是不是可以改善,一般不需要减量和停用阿司匹林;如果平时自发性牙龈出血,排除牙病或炎症等原因引起后,需要找医生适当调整剂量。

对于皮肤瘀点、瘀斑处理也相类似,如果是磕碰后出现,平时并没有自发性皮肤瘀点瘀斑,一般不需要减量和停用阿司匹林;如果是自发性出现皮肤瘀点瘀斑,应联系医生调整剂量。

建议:如果出现牙龈出血、皮肤出血点、瘀点瘀斑,应联系医生调整剂量。

阿司匹林相关哮喘

国人发生率在0.1%~0.15%,一旦发生应立即停用,并及时就医。

建议:平时对吲哚美辛、双氯芬酸、布洛芬、氨基比林、安乃近、保泰松等退热止痛药物过敏的患者不应服用阿司匹林,这样可以减少阿司匹林相关哮喘的发生。

本文作者为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心内科副教授潘俊杰博士

摘自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微信公众号

 
打  印
 
关  闭
 



沪ICP备12031669号      沪卫(中医)网审[2013]第100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