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栏:
站内查询:
 
一份来自肺结节的自我介绍
  日期:2020-11-13
大家好,“我”叫“肺结节”。大约十年前,肺部影像检查技术尚不发达,人们对“我”知之甚少;然而十年后,随着大众体检意识的提高以及胸部CT技术愈发高端,“我”出现在各式各样胸部CT报告中的频率也是日渐升高。这么说吧,现在的“我”已经俨然成为各大体检报告的“焦点”。拜医生们所赐,“我”还有诸多昵称,例如,磨玻璃结节、实性结节、混合结节、孤立结节以及多发结节等,不胜枚举。
若要问“我”的性情如何,唯有“百变”一词最为贴切。“我”时而善“良”,时而可“恶”。也正因为如此,无论是健康体检者还是疾病罹患者,一旦胸部CT报告上出现了“我”的名字,难免纠结和折腾一番。
越来越多的临床医生发现“我”的存在
2017年,国内一项关于健康人员体检调查发现,总计3万多人接受胸部CT检查,其中3千多人(16.7%检出率)均发现有“我”的存在。而在实际临床工作中,各大医院的呼吸科和胸外科门诊因为发现“我”的存在而就诊的小伙伴们总是络绎不绝。因此,许多医院还为“我”特别成立了“肺部阴影专病门诊”,“肺小结节专病门诊”以及“肺小结节多学科会诊”,这些新兴门诊的建立足以看出“我”的重要性。
如何发现“我”的存在?
胸部CT
单纯CT影像初筛要求层厚5mm。为了进一步明确“我”的存在,则要求复检CT影像层厚达到1mm。如病情需要,临床医生们会建议进行CT影像后处理,即当前比较流行的肺小结节三维重建技术。
PET/CT
首先需要知道的是,PET或PET/CT并非万能,对于直径<1cm的“我”诊断价值有限;对于直径≥10mm的“我”则具有定位兼定性的参考价值,不仅如此,PET/CT还有助于了解除了“我”以外,身体的其他部分是不是也有我的小伙伴存在,即临床医生口中的疾病分期。
可以用抗生素对付“我”吗?
关于这个问题,事实上,我国专家已经给出了明确的答案:1)初次发现且考虑“我”是良性的,则建议3个月后复查;2)如患者因为“我”的存在出现严重焦虑表现,那么可以在临床医师指导下进行抗炎治疗,并在1个月后复查;3)如果“我”长相凶恶:单个、磨玻璃样,直径>8mm,有血管穿行等,则可以直接予以手术切除,则不推荐使用抗生素治疗。
“我”的特殊形态——磨玻璃结节(GGN)
在大多数人眼里,看上去模糊不清的“我”(磨玻璃结节,GGN)已经成为早期肺癌的代名词,然而,这句话并百分百正确。事实上,“我”有两种不同的磨玻璃形态:pGGN (单纯性毛玻璃结节)和mGGN (混合性毛玻璃结节)。
不同形态的“我”差异很大,需要因人而异,予以区分。目前较为肯定的是,低度癌变风险的患者需要动态随访“我”的变化;而高度癌变风险可以考虑直接手术将“我”切除。而处于高、低癌变风险之间的“我”则是临床医生较为犹豫和需要仔细斟酌的部分。
通过观察“我”的自然病程,可以了解“我”的真实面目。在一段时间里,增长的“我”恶性可能性大,特别是生长速度较快的情况,体积倍增时间在20-400天之间;需要注意的是,短时间不增长甚至内缩小(滋养血管栓塞)也不能除外恶性,而短时间内快速增长(血管破裂)也不能除外恶性。
如何为“我”制订随访周期
我国的专家为“我”写了一本专家共识。在这篇共识中,专家们一致认为,对于<10mm非钙化实性结节,两年内病灶稳定或缩小多提示良性,建议随访时间7年。
具体如图:
哪些情况下需要尽早明确“我”的善恶本质?
美国胸科医师协会指南对此具有明确推荐:
8mm实性结节;
临床预测恶性概率与影像学检查结果矛盾;
预测恶性肿瘤的概率低到中度(10%到60%);
特殊良性疾病需要明确诊断;
高度可疑恶性,需要术前获得确诊恶性病的依据。
需要注意的是,即便是穿刺活检阴性,对于肺癌高风险患者也不能完全除外恶性可能。
高危形态的“我”需要考虑尽快切除
我的高危形态共有三种:
1)>15mm实性结节;8mm<结节<15mm,分叶、毛刺、胸膜牵拉、支气管充气征等典型恶性表现;
2)>8mm亚实性结节,复查无变化或实性成分增多;
3)复查过程中,进行性增大或密度增大的pGGN。
只要符合以上任一情况,应该尽早手术,应切尽切。
以上便是“我”,一个肺部结节的自我介绍。最后我想说的是,与其花很大的精力认识一个百变的“我”,不如认识一个靠谱的呼吸科医生,然他们用专业的知识为您答疑解惑。
摘自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微信公众号
 
 
 
 
 
 
打  印
 
关  闭
 



沪ICP备12031669号      沪卫(中医)网审[2013]第100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