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栏:
站内查询:
 
转氨酶升高就是肝炎吗?
  日期:2020-05-21

说到肝功能,人们常常首先会想到转氨酶。其实转氨酶只不过是临床上常用的检查肝脏功能的指标之一。

肝功能检验主要包括血清谷丙转氨酶(ALT)、谷草转氨酶(AST)、碱性磷酸酶(ALP)、γ-谷氨酰转肽酶(GGT)、胆红素(Bil)、白蛋白(ALB)等检测项目。那么我们该如何解读这些肝功能指标呢?

转氨酶不止存在于肝细胞

我们通常所说的转氨酶就是谷丙转氨酶(ALT)和谷草转氨酶(AST)。

谷丙转氨酶(ALT)主要存在于肝细胞中,其次为骨骼肌、肾脏、心肌中。ALT是肝细胞损害的敏感指标,其水平与肝脏损伤程度呈正比。

谷草转氨酶(AST)主要存在于心肌中,其次才是肝脏、骨骼肌和肾脏等组织中。

当发生急性心肌梗死时,AST可以显著升高。由于ALT和AST在骨骼肌、肾脏等都有分布,所以骨骼肌坏死、皮肌炎、肾梗死等均可导致其升高。

临床上通常以转氨酶检测值对参考范围上限(ULN)的倍数来划分其升高水平,可以分为轻度升高(<5×ULN)、中度升高(<10×ULN)和显著升高(>15×ULN)。

转氨酶升高的情况

急性、慢性肝炎,酒精性肝病、药物性肝炎、脂肪肝、肝癌等都可以造成肝细胞损伤,特别是发生急性病毒性肝炎、缺血性肝炎、急性药物或毒物诱导性肝损害时,转氨酶升高幅度最大可达上千单位每升,甚至更高。

当转氨酶升高<2×ULN时,如患者无症状,白蛋白、凝血酶原时间和胆红素水平正常,可暂时随访观察。

但需要注意以下几个特殊情况:终末期肝病患者,由于有功能的肝细胞大量丧失,其ALT、AST可在正常值范围内;心肌和骨骼肌等脏器有损害时,ALT、AST也可异常升高;在剧烈运动、长途旅行时可出现一过性的AST(偶有ALT)水平升高。

其他肝功能指标

总胆红素(TBil)、直接胆红素(DBiL)和总胆汁酸(TBA)是反映胆红素代谢及胆汁瘀积的主要指标。

在病毒性肝炎患者中,血清胆红素浓度越高,肝细胞损害就越重,病程也越长。在酒精性肝炎患者中,血清胆红素浓度超过上限值的5倍是预后不良的表现。

总蛋白(TP)和白蛋白(ALB) 是反映肝脏合成功能的主要指标。白蛋白100%由肝细胞合成,所以各种原因导致肝细胞受损时均可以导致白蛋白合成减少,于是白蛋白指标值降低。

白蛋白降低常见于慢性肝病如肝硬化患者,但低白蛋白血症并非对肝病特异,还可见于蛋白质丢失、白蛋白消耗增加、蛋白质摄入减少人群,以及慢性感染和恶性肿瘤等患者。

血清碱性磷酸酶(ALP)和γ-谷氨酰转肽酶(GGT)ALP主要来自肝脏和骨骼,也可来源于胎盘、肠道或肾脏,所以肝脏和骨骼疾病都有可能导致其升高。孕妇、周岁儿童以及10岁后的青春期少年的血清ALP水平会升高,高脂饮食后血清ALP水平也会短暂升高。

在排除上述生理因素及发生骨骼疾病后,血清ALP明显升高主要提示胆管阻塞性疾病,如胆道结石、胆管癌、胰头癌等。

GGT分布在多种组织中,血清GGT升高主要见于肝胆胰疾病,也可见于肝细胞炎症性疾病,如各种急慢性肝炎、酒精性肝病、肝硬化等,但是这类疾病的GGT通常只是轻中度升高。

此外,血清GGT水平升高也见于服用巴比妥类药物或苯妥英钠的患者,以及酗酒人群或酒精性肝病患者,亦见于慢性阻塞性肺病、肾功能不全急性心肌梗死后等疾病状态。

GGT的临床价值在于它有助于判断高ALP的组织来源,因为GGT活性在骨病时并不升高。GGT和ALP同时显著升高,则有助于证明ALP升高来源于肝胆疾病。

本文作者为上海九院感染科许洁、卢君瑶,原文刊于《家庭用药》

摘自上海第九人民医院微信公众号

 

 
打  印
 
关  闭
 



沪ICP备12031669号      沪卫(中医)网审[2013]第100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