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栏:
站内查询:
 
预防儿童性侵害:需要一扇心灵“防盗窗”
  日期:2018-01-31

儿童性侵害是一个沉重而令人痛心的话题。近段时间多家媒体披露了数起儿童遭受性侵害的事件,唤起了人们对这一问题的关注及重视。性侵害对任何阶段的人来说都是严重的负性应激事件,会导致心理创伤。而对于本应被保护和关爱的儿童来说,性侵害对其身心会有更大的伤害,后果更严重。而且,依心理发育理论,童年期遭受心理创伤会影响到成年后的心理健康及人格的发展,关注及重视儿童性侵害的问题刻不容缓。

童年遭遇性侵,不良影响深远

儿童遭受性侵害的直接后果是身体损伤、精神创伤和行为变化。因其心身发育尚未成熟,临床表现有别于成年人。性侵对儿童身心的影响如何,也取决于儿童的认知发展情况。幼童因性意识尚未萌发,身体损害更常见,而对于稍长的儿童来说,遭受性侵除了带来生理性的伤害,还有明显的心理创伤。主要表现在以下几方面:①情绪问题:常见焦虑、抑郁、恐惧、紧张和情绪不稳,易激惹、急躁,部分可表现为麻木、呆滞,其中最常见的是恐惧:怕黑、怕异性、怕独处等等。②行为问题:易哭闹,进食不规律、粘人、睡眠困难等。难以管教、尿床等退行性行为及幻觉等精神症状亦非罕见,如幻觉等精神症状。对于学龄儿童来说还可能出现厌学、攻击性行为等。部分儿童可能出现性格改变,活泼好动者变为少言寡语、孤僻,或温顺文静者变为暴躁、冲动等。

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是遭遇严重心理创伤后出现的急性且严重心理障碍,主要表现为恐惧、焦虑、心惊肉跳、注意力不集中、噩梦及睡梦中尖叫等,并常常迁延反复。部分遭受性侵害的儿童可表现此种类型的创伤性表现。由于创伤性事件的相关记忆不断重现、闪回,迫使儿童回避相关的场景或刺激,长期无法回归到正常的生活环境中。

性侵害对儿童的危害不仅包括儿童期所表现的可探知的部分,也包括对心理状态和社会适应功能等长期而久远的不良影响。根据精神分析理论,痛苦记忆会内化为抑郁、焦虑等情绪问题或外化为行为、人际关系等问题。曾遭受性侵的部分儿童在成年后大多缺乏安全感,难以和他人建立稳定持久的亲密关系,长期经受抑郁或焦虑等负面情绪的的折磨,酒精、麻醉药物等物质的滥用、人格问题、性功能障碍、婚姻不幸、亲子问题的发生率也明显高于普通人群。安全感缺乏、亲密关系困难,对人和社会的不信任、自卑、自闭等倾向,则更有可能伴随他们一生。这是因为童年期的心理创伤即使成年后在意识层面已被遗忘,但其所受的创伤会被压抑到潜意识中,在遇到挫折和困难时,这些创伤记忆会形成心理危机而爆发出来,表现为这样或那样的心理疾患。

性侵有迹象,家长学会识别

幼童常常因懵懂无知,稍长的儿童则因为恐惧、羞耻心或被动承认、提及自己遭受性侵的事实,往往在偶然间或出现身体损伤或精神异常等严重后果时才被家长发现。所以,需要照料者或父母从一些隐蔽的情况中发现孩子被性侵的征兆。

一般来说,发现儿童出现以下几种情况,家长可考虑有遭受性侵的可能。

1.生殖器官损伤、红肿、阴道流血、反复尿路感染、感染性病;

2.对拥抱、爱抚等亲密行为表示不安、反感;

3.有模仿性行为,暴露生殖器、自慰等举动;

4.有突发且明显惊吓表现,明显回避、恐惧异性。

一旦怀疑被性侵,要及早带孩子就医,医生根据详细病史、体格检查及精神状态予以诊断,获得可靠证据后,即可明确。对于一些言语表达或描述不清的幼童,一些特殊的心理检测方法,如投射测试等可以了解儿童对性行为的看法和性心理的变化,有助于诊断。

走出性侵阴影,需要心理治疗

如前文所提到,由于认知发育所限,并非所有的儿童都会表现明显的异常,所以在治疗时也因人而异,需要根据儿童的反应程度和症状的严重程度制订治疗方案。如有严重的恐惧、抑郁、焦虑等情绪问题可适当使用抗抑郁药物及镇静药物,而心理治疗是最主要的治疗手段。

首先,家人要正确认识和对待儿童已经发生性侵害的事实,理解和关心并接纳孩子的情绪。对于出现的行为问题,家长要更多的耐心和包容,有了充分的安全感,才会促进孩子的心理修复;避免责骂或处罚,以免加重孩子的无助感、羞耻感,造成更大的伤害。其次,寻找专业的心理医疗机构进行心理治疗,其目的在于减少痛苦,减轻或消除心理创伤,重建自信,回归正常生活。

性侵害对孩子的影响有时是深远的,因此,防范胜于弥补。对于缺少自卫能力的儿童来说,提高自身及父母的防范意识,是避免遭受性侵害的第一步。要尽早开始在日常生活中进行性教育,帮助孩子树立起性别意识。同时,帮助孩子了解自己身体及对身体隐秘部位的保护。要让孩子清楚何为不恰当的触摸,如有此情形,要迅速离开,及时求救。最后,通过适当的途径进行必要的性知识学习。但愿所有的孩子都能远离性侵害的阴影,拥有幸福、安全的童年时光。

本文作者为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心理科副主任医师金海燕

摘自上海大众卫生报

 
打  印
 
关  闭
 



沪ICP备12031669号      沪卫(中医)网审[2013]第100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