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栏:
站内查询:
 
照亮精神疾患人群的“回家路”
  日期:2017-12-29

在电影《暴疯语》中有一句台词:精神疾病就像是暴风雨,会落在好人和坏人头上,谁也无法躲避,虽然不幸,但不比其他疾病罪恶和羞耻。

精神疾病这个沉重的字眼,不仅对于患者来说,甚至对于患者家庭而言都是一个沉重的“应激因素”。不同于其他疾病,精神疾病病程迁延、易复发,患者各项功能损害严重,治疗效果因人而异。在疾病背后,不仅是患者承受无尽的痛苦,患者家属更是长期照料而身心俱疲。

如何让精神疾病患者的“回家路”走得稳、走得长?作为全国精神卫生综合管理试点之一的虹口区经过两年多的探索总结,形成具有特色的机制和模式,为虹口区精障人士带来了福音。精神疾病患者的“回家路”缘何困难重重?如何帮助他们“回家”?本报专访了上海市虹口区精神卫生中心汪作为院长。

为何难逃“复发”梦魇?

汪作为称,精神疾病不同于普通的躯体疾病,出院并不意味痊愈。精神疾病多数需要长期药物治疗,在这中间还要定期到医院复诊、优化治疗方案。病情会因为多种因素反复发作,这也导致了不少患者在短时间内多次住院。

“引起精神疾病复发的罪魁祸首之一就是周围环境的变化。”汪作为表示,患者出院后步入社会,一时间从封闭的病区到开放的环境,对各种事物充满好奇与尝试欲望,但是在“花花世界”中也容易让心境再次误入歧途。因此,虽然疾病得到控制,但是重返社会时遇到的挫折也会让患者难以招架,不能适应环境的变化,出现抑郁、焦虑情绪,导致疾病反复发作。

精神疾病患者在康复道路上遭遇的第二个“拦路虎”是对疾病认识不足,且家属监管不到位。

汪作为表示,出院后患者需要监护人严格看管,尤其是一些对疾病认识不足的患者。因为每名患者对疾病认识不同,精神疾病需要规律作息和长期服药才能持久控制,有些患者没有遵从医嘱服药,生活自理能力很差,若没有家属的长期陪伴与提醒,容易忘记服药,生活上也会回到从前的状态。

精神疾病复发的第三个“导火索”是患者对治疗认识不足。“一些治疗精神疾病药物具有不良反应,患者服药后易出现头晕、口渴、便秘等不适。这些不良反应可能会影响患者的日常生活,经常有患者擅自停药或减药,再加上‘停药反应’引发的一系列躯体不适或情绪波动,最终导致疾病复发。

精神康复=社会康复+心理康复

汪作为介绍,精神康复由以下几项内容组成:医学康复(祛除症状,防止复发)、心理康复(客观对待疾病,提高心理承受能力,纠正性格缺陷)、社会康复(提高社交技能)、职业康复(技能培训、就业咨询等)。康复措施与训练又可分为文娱治疗、作业治疗、生活技能训练和社会技能训练等。

近几年,虹口区精神卫生中心医务社工探索、创新精神障碍患者康复服务和心理健康促进工作模式,探索出以患者为中心、全病程一体化社工服务模式,总结出“1+2+3+N”即一个中心、两支队伍、三个俱乐部、N个平台的社工服务体系。“一个中心是以患者为中心,打造全病程一体化服务,经过了患者门诊、入院、出院、社区康复等所有环节。两支队伍分别指‘主动式服务团队’和‘萤火虫志愿服务团队’两者分别为专业服务队伍和志愿者服务队伍,对服务精神疾病患者互为补充、互为促进。”汪作为说,尤为值得一提的是,三个俱乐部:“同心圆”家属俱乐部、“抑”起走俱乐部、“梦起点”职业康复俱乐部,分别满足不同服务对象的需求。

“同心圆”互助:家属也可“抱团取暖”

  精神疾病患者家属大多是患者的父母,他们都是两鬓斑白的老人,本该尽享天伦之乐,如今却满腹忧愁。“医务社工在日常工作中发现,这些家属往往面临较大的压力、较多的需求。这些需求包括对精神障碍等相关疾病缺乏了解、照料行为操作不规范、自我心理需要寻求社会支持等。因此,‘同心圆’家属互助俱乐部在2015年12月应运而生,主要就是通过促进家属之间的交流,缓解家属心理压力,进而促进患者的康复。”汪作为说。

  患者家属陈阿姨曾深深陷入女儿患病的阴影中。“当发现女儿患上精神疾病,我实在不能接受这个事实,负面情绪像火山一样爆发了。我曾经历了失落、愤怒、悲哀、恐惧、沮丧,这时,‘同心圆’社工向我及时解释了女儿的病情,引导我排除负面情绪。经过这几年,虽然女儿的病情依旧反复,我的心情也不断地起落,但是我已经学会了舒缓负面情绪的方法。”陈阿姨说。

职业康复:迈出康复坚实 “一步”

汪作为称,社区康复精神障碍者职业康复俱乐部是虹口区精神卫生服务中心医务社工部对虹口区康复情况较好、社会支持及家庭支持较强,且具有就业能力和意向的社区康复者进行职业辅导,对该群体进行职业心理建设、职业实习机会推荐,在有条件的情况下推荐其适合工作岗位为目的的俱乐部。

15年前,20岁的小袁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之后他经历了父母离异。在母亲的照料下,小袁勉强大学毕业,然而他却对父亲念念不忘,经常去看望已经重新成家的父亲,父亲对他却是避之不及,并为此多次搬家。所以执念的小袁不断经历找到父亲的喜悦及被父亲不断抛弃的失望,病情也经历多次反复而住院。

2008年,虹口区所有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均成立心理咨询室,小袁成为提篮桥街道心理咨询室的第一位服务对象。在心理咨询师的帮助下,小袁慢慢把兴趣点转移到康复课程上,成为了残联阳光心园的正式学员,并且经常教授学员们学习英语歌、手语操。

2016年,虹口区精神卫生联席会议办公室启动职业康复服务,虹口区卫计委及精神卫生中心提供技术支持、地区办依托区公益创新园提供场地支持、区民政及残联提供就业实习机会,多部门通力合作。培训依据学员兴趣和特长,开设西点制作班、咖啡制作班、园艺栽培班、摄影和平面设计班,经过不断的循环培训,有近1/4的学员获得了就业和实习的机会。

2016年6月,小袁成为了民政局婚姻办事处的一名摄影师。一年多以来,他的手下快门闪过一万余次。快门的闪烁不仅仅是一对新人幸福的开始,更是小袁幸福生活的开始。

同伴支持:让他们“抑”起走

“抑”起走俱乐部是以抑郁症患者为主体,致力于为群体成员提供“同伴支持”的互助俱乐部,该俱乐部建立的宗旨视为抑郁症患者提供交流支持与康复平台,帮助俱乐部成员提升信心,发挥潜能,恢复社会功能,从而获得身心各方面的成长。截至2017年5月,俱乐部成员达到42人。

蓝某是个年轻漂亮的女孩,由于经历了几段不成功的恋爱,以及家庭对自己性格和病情造成一定的影响而患上了抑郁症。在参加了“抑”起走俱乐部后,生活比以前丰富了不少,其孤独感也明显少了很多。

“患者从最初的怀疑、尝试到最后的信任和自身成长,每一步蜕变都凝聚着俱乐部创建者和成员的不懈努力。俱乐部搭建患者的‘同伴支持’互助系统,在心理疏导、疾病和护理知识宣教、人际关系处理、资源链接等方面发挥了特有功能。”汪作为说。

本文受访专家上海市虹口区精神卫生中心汪作为院长

本报记者冷嘉

摘自上海大众卫生报

 
打  印
 
关  闭
 



沪ICP备12031669号      沪卫(中医)网审[2013]第100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