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栏:
站内查询:
 
关注强化免疫的正确“打开方式”
  日期:2017-12-21

曼德拉曾说过:“免疫是一项伟大的公共成就,它挽救了无数儿童的生命,并使数以万计的人们拥有更健康、更长寿的生活。”

人类发展的历史也是人类与疾病的斗争史。在漫长的过程中,疫苗的发明和推广成为人类抗击疾病的盾牌。在“世界强化免疫日”之际,让专家带我们走进“世界强化免疫日”,让我们共同了解疫苗的“正确打开方式”。

“强化免疫日”源自抗击古老疾病

胡家瑜介绍,“世界强化免疫日”主要源自人类与一种古老的疾病:脊髓灰质炎的斗争。

脊髓灰质炎又称“小儿麻痹症”,传染性很强,容易导致终生残疾,是婴幼儿生命健康的杀手。世界卫生组织(WHO)指出,“只要有一名儿童还感染脊灰病毒,所有国家的儿童就仍有感染该疾病的风险”。1988年,第41届世界卫生组织大会提出2000年全球“消灭脊灰”的目标。

“在五六十年代,人们在路上经常能看到一些身患小儿麻痹症的小孩跛足前行。现在很少能看到这样的现象了,这个功劳就归功于脊髓灰质炎疫苗。”胡家瑜说,“脊髓灰质炎疫苗之所以能够预防小儿麻痹症,是因为人是脊髓灰质炎唯一的感染者,接种疫苗后可以获得终身免疫。”

除了将每年12月15日设为“世界强化免疫日”,世界卫生组织还推荐采取常规免疫、群众运动、监测、扫荡式接种等四大消灭脊髓灰质炎策略。“一般来说,消灭脊髓灰质炎活动主要是针对0~4岁儿童。自从1991年起,全国开展了三次六轮消灭脊髓灰质炎强化免疫日活动,即每年12月5日和1月5日对全国所有4岁以下儿童各服1剂脊髓灰质炎疫苗。这六轮活动后,在1994年我国就再也没有发现脊髓灰质炎,直至2000年,我国通过世界卫生组织证实彻底消灭了脊髓灰质炎。”胡家瑜介绍。由于脊髓灰质炎疫苗广泛推广,全球脊髓灰质炎的发病率下降了99%,目前只有阿富汗、巴基斯坦还有其踪影。

疫苗价值就是生命价值

“可以说,疫苗的价值就是生命的价值。”胡家瑜说。疫苗每年挽救全球600万儿童的生命,使75万儿童免于残疾。如今,天花已经销声匿迹,而脊髓型灰质炎病例数已经从1988年的35万例下降到2015年的51例,从未消除过脊髓灰质炎病毒流行的国家也从125个减少到2个。此外,美洲的发达和发展中国家中均消灭了本土麻疹。2000年至2014年期间,接种麻疹疫苗避免了约1 710万例死亡,疫苗使得全球麻疹死亡率下降了79%。

疫苗成就了人类医学历史的传奇。根据1942年《国民健康之现状》显示,全国每年发生各种疾病1.4亿人,病死率达25%~30%,其中41.1%死于传染病。那个时期每年婴儿死亡约360万人,传染病如脊髓灰质炎(简称脊灰)、白喉、麻疹、百日咳等严重流行。1978年实施计划免疫后,我国儿童计划免疫疫苗的接种率不断上升。通过接种疫苗,我国消灭了天花,并且自1995年以来没有了本土脊灰病例,麻疹、百日咳、流脑、乙脑、甲肝等传染病降到历史最低水平。其中,2012年的麻疹发病率较1978年下降99.7%。1992年实施乙肝疫苗接种后,全国乙肝病毒表面抗原携带率从1992年的9.75%降至2006年的7.18%,5岁以下人群已降到1%以下,减少乙肝病毒感染者1900万人。

“疫苗同样有着经济价值,美国,一项成本效益分析显示,疫苗上每投资1美元,将节约2~27美元的医疗支出。”胡家瑜介绍,“在11个西欧国家展开一项调查显示,每例麻疹病例治疗成本为209~480欧元,而麻疹疫苗接种的成本则仅为每人0.17~0.97欧元。

吃一颗疫苗“定心丸”

接种免疫的效果和哪些因素相关?疫苗的储存和接种环节是否“靠谱”?接种疫苗会产生不良反应吗?面对疫苗的种种问题,如何吃一颗“疫苗定心丸”?

胡家瑜表示,所有上市疫苗均必须符合国家药品标准且疫苗执行批签发制度。2011年3月世界卫生组织宣布:经评估验证,中国疫苗监管系统符合国际标准。胡家瑜说:“从疫苗产品的注册管理、监督检查、生产质量管理规范,到疫苗批签发、经营质量管理规范,再到不良反应报告和监测,我国建立了一系列制度,确保疫苗安全质量‘无缝’监管。在上海,我们有健全的疫苗管理制度,为确保疫苗质量,所有上海市内疫苗从配送储存和接种使用环节均规范地实施冷链温度监控。此外,疫苗的接种也遵循一定规范。上海接种门诊均在卫生主管部门的验收审核备份下提供了疫苗接种服务。预防接种工作人员均经过培训持证上岗,按照操作规范接种疫苗。”

然而,疫苗对于人体毕竟是异物,在诱导人体免疫系统产生对特定疾病的保护力的同时,由于疫苗的生物学特性和人体的个体差异(健康状况、过敏性体质、免疫功能不全、精神因素等),有少数接种者会发生不良反应,其中绝大多数可自愈或仅需一般处理。“不良反应按照严重程度分为一般反应和异常反应。” 胡家瑜介绍,“一般反应是指在预防接种后发生的,由疫苗本身所固有的特性引起的,对机体只会造成一过性生理功能障碍的反应,主要有发热和局部红肿,同时可能伴有全身不适、倦怠、食欲不振、乏力等综合症状。预防接种异常反应,是指合格的疫苗在实施规范接种过程中或者实施规范接种后造成受种者机体组织器官、功能损害,相关各方均无过错的药品不良反应。”

那么,应该如何避免接种后的不良反应?“首先,在接种前,应该告知医生接种者身体健康状况,包括病史、过敏史(食物和药物) 及上次接种同种疫苗后的情况,其次,在接种后观察休息30分钟。”胡家瑜说。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需要对免疫接种者做到“心中有数”。免疫接种禁忌者包括患有急性疾病者、免疫功能改变者、既往接种有不良反应者、神经系统疾患的患儿、重症慢性病患者、过敏体质者(对疫苗中成分过敏者)等。处于发热、急性疾病、慢性疾病急性发作期、妊娠期等时期应暂缓接种。

详解疫苗的“针”相

有些人疑惑:一些疫苗只接种1~2次,而有些疫苗却要接种3~4次,甚至更多,这是为什么?胡家瑜表示,这和免疫效果有关。首先,疫苗接种的效果与疫苗本身诱导机体产生免疫反应的能力密切相关,通常称之为“免疫原性”,免疫原性越好,需要接种的剂次就越少。

其次,疫苗接种的效果也与接种剂次有直接的相关性。一般而言,接种剂次多,则疫苗效果好,因为每次接种对免疫系统都有刺激作用,当然达到一定的剂次之后就不会再增加免疫效果。

胡家瑜称,据统计,目前上海市可以接种的疫苗种类有20多种,其中除了脊髓灰质炎减毒活疫苗、霍乱疫苗和轮状病毒疫苗等3种口服的疫苗外,其他都是需要打针的疫苗,如果所有疫苗都接种的话,差不多要打40针左右。“不同的疫苗接种剂次不同,这主要是由疫苗接种后的效果决定的。疫苗接种的效果要综合考量抗体水平、抗体持久性、免疫记忆、预防疾病的效果等因素。”

减毒活疫苗是在制造过程中使细菌和病毒等病原微生物丧失致病能力,但是仍然保留它们的繁殖能力和刺激人体产生免疫应答的能力。灭活疫苗是去除病原微生物以及它们代谢产物的致病能力和繁殖能力,但是仍然保留了刺激人体产生免疫应答的能力。那么,减毒活疫苗与灭活疫苗接种针次有区别吗?

胡家瑜表示,减毒活疫苗成分是毒力被减低的细菌或病毒,接种入人体后,可以在体内增殖,在人体内作用的时间较长,作用机制类似细菌或病毒的感染,所以减毒活疫苗免疫原性较好,一般比灭活疫苗接种的剂次要少。目前在本市可接种的减毒活疫苗包括卡介苗、乙脑、麻疹疫苗等。

灭活疫苗一般都需要接种3~4剂,才能达到保护效果和抗体的持久性。比如:乙肝、甲肝、狂犬病疫苗等。

此外,婴幼儿免疫系统要随着年龄增长才能逐渐完善,对疫苗刺激产生的免疫效果才能更好,所以有些疫苗(如Hib疫苗、肺炎疫苗等)在1岁以内接种需要接种更多剂次,1岁以上接种则需接种的剂次较少。当然越早接种可以更早获得疫苗的保护,因此并不提倡延迟接种。

“疫苗家族”为健康保驾护航

胡家瑜介绍,我国将疫苗分为两类,称为一类疫苗和二类疫苗。一类疫苗就是指政府免费向公民提供,公民应当依照政府的规定受种的疫苗,包括乙肝疫苗、卡介苗、脊灰减毒活疫苗、百白破联合疫苗、麻腮风联合疫苗、甲肝疫苗、脑膜炎球菌多糖疫苗、乙脑疫苗等。二类疫苗是指由公民自费,并且自愿受种的其他疫苗,如水痘疫苗、流感疫苗、肺炎球菌疫苗、轮状病毒疫苗、细菌性痢疾疫苗等。“目前,上海市第一类疫苗种类逐年增加。2007年实施扩大疫苗免疫规划,上海市免疫规划疫苗和预防疾病种类从原来的‘8苗防9病’扩大到了‘11苗防12病’”。胡家瑜表示。

疫苗家族庞大,那么它们的推荐接种对象及使用注意是什么?“每种疫苗的推荐接种对象不同,应该说疫苗针对不同人群‘各司其职’。” 胡家瑜介绍。风疹疫苗只要注射一次,人体便可获得终身免疫。它的推荐接种对象为儿童和育龄妇女在怀孕前(至少孕前3个月)。但需要注意的是,注射疫苗后3个月内不宜怀孕,孕妇不可接种。

麻腮风疫苗是由我国自行生产,可同时预防麻疹、风疹、腮腺炎三种传染病。它的推荐接种对象是满12月龄未患过上述疾病的健康儿童,而已接种过国产麻疹、风疹疫苗的1~10岁儿童,用于预防流行性腮腺炎。

由于流感亚型众多、变异性强、免疫困难,目前有流感疫苗试用,保护期0.5~1年。一般来说,流感疫苗推荐60岁以上老年人、患有慢性病、体弱、免疫功能低下儿童或其他人群接种。由于流感病毒的抗原性变异,所以每年应选择更新的抗原组分疫苗,与每年流感流行季节(9月份)开始前接种。

“当然,疫苗不只是儿童需要接种,作为成年人同样也需要,甚至部分疫苗非常有必要。”胡家瑜介绍。上海市于2013年起在全市范围开展了重大公共卫生服务项目“为60岁及以上老年人接种肺炎疫苗”,通过政府全额买单,公众自愿接种的方式推广成年人预防接种。在这个项目中选用的23价肺炎球菌多糖疫苗是一个非常成熟的疫苗品种,该疫苗品种已经在全世界百余国家中持续使用了30多年,无论是有效性还是安全性都得到了充分的验证。接种该疫苗后,可以有效降低老年人罹患肺炎链球菌感染性疾病。部分研究结果还表明该疫苗接种后能在一定程度上改善呼吸道慢性疾病症状,从而有效减轻老年人及其家庭由于患病导致的经济负担。目前,全市已经有近129万名沪籍老年人享受了这一福利。

从上海市疾控中心开展的接种后效果评价情况来看,老年人群大规模接种该疫苗能有效防病而且安全可靠。

心脏疫苗”或渐行渐近

事实证明,持续而广泛地应用疫苗对控制甚至消灭疾病卓有成效,免疫接种可以挽救人类的生命。既然疫苗帮助人类抓住了和疾病斗争的主动权。那么,今后会有哪些疫苗一一亮相人类与疾病抗争的舞台?

据《每日邮报》报道,瑞典和美国的科学家已经成功研制出一种预防心脏病的初级疫苗,并在动物试验中获得了成功。据报道,心脏疫苗的作用机制是使机体对低密度脂蛋白(LDL)产生免疫,而LDL是导致心脏病的重要原因。如果血液中低密度脂蛋白的水平过高,就会造成血管壁氧化,增加心血管疾病的发生率。载脂蛋白B(apoB)是组成LDL的关键成分,研究人员从LDL中提取出apoB,经氧化后再作为疫苗注入小鼠体内。该疫苗在动物身上试验的效果十分明显,使心脏病的患病率下降了70% 左右。但是,要将心脏疫苗应用于人体依旧道阻且长。

疫苗也有“前世今生”

科学家用科学的方法将细菌、病毒杀死或者灭活,去除它们的致病率,保留其免疫性,接种到人的体内,使人体产生免疫力,来抵制相关疾病。“一般来说,病毒进入人体,首先病原体与人体细胞表面的一种叫受体的物质结合后,侵入机体使我们生病。接种疫苗后,人体免疫细胞受到刺激,会分泌一种物质叫抗体。当抗体与病原体在血液中结合,被排泄或者被其他细胞处理成小的分子再排掉。抗体阻挡了微生物与细胞的结合,人们就不会被微生物感染,因此就不会生病了。

胡家瑜介绍,被誉为“疫苗之父”的是英国乡村医生爱德华·詹纳。18世纪的欧洲天花盛行,在长期的行医过程中,詹纳发现挤奶工人似乎从来都不会得天花。1796年5月17日,詹纳从一位挤奶女工的身上提取了牛痘疱疹液,再用一把柳叶刀划破了一个8岁小男孩的胳膊,将新鲜的牛痘疱疹液接种到小男孩的伤口上。后来,小男孩出现了轻微的发烧现象,并很快康复。7月,詹纳又给小男孩接种了天花病毒,结果小男孩没有发生感染。这说明,接种牛痘使小男孩获得了对天花的免疫。“这种方法被詹纳称为预防接种,我们现在也延续了这种说法。”胡家瑜说。

本文受访专家上海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免疫规划所疫苗可预防疾病监测与评价科  胡家瑜主任

本报记者冷嘉

摘自上海大众卫生报

 
打  印
 
关  闭
 



沪ICP备12031669号      沪卫(中医)网审[2013]第100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