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栏:
站内查询:
 
全程管理 抗击肺癌
  日期:2017-12-20

我国每年约有60万人被确诊患有肺癌,是世界上肺癌患者最多的国家。上海交通大学附属胸科医院呼吸内科副主任姜丽岩主任医师指出,做好肺癌的全程管理是抗击肺癌的必要手段,其中,筛查、诊断、治疗和随访都是必不可少的环节。

筛查:螺旋CT来帮忙

姜丽岩介绍,“对肺癌的高危人群有以下几项评估要点:结合吸烟史(含二手烟)、暴露史(放射物质或职业)、个人肿瘤史、一级亲属肺癌病史、COPD/肺纤维化,以及是否出现肺癌的常见症状来综合评断。年龄在55~74岁、吸烟≥30包年(包年=每天吸烟包数×吸烟年数)且戒烟不足15年;年龄在50岁以上、吸烟≥20包年者均属于肺癌高危人群,需要定期进行肺癌筛查。”

肺癌全程管理的第二步就是诊断,首先就是要选对揪出肺癌的利器。姜丽岩介绍,常规的X光胸片不能发现直径1厘米以下的病灶,不宜作为肺癌的主要筛查方法。而低剂量螺旋CT的分辨率高,能发现直径5毫米以上、常规胸片和胸透无法看到的可疑病变,可减少20%的肺癌死亡率,且放射剂量仅为常规CT的1/10。“未发现结节的高危人群也应每年进行低剂量螺旋CT检查。一旦发现,临床医生可根据结节的形态和大小来甄别其性质,判断是否需要立即处理。”姜丽岩提醒。

诊断:从组织病理到分子病理

“肺癌的诊断金标准最终依靠细胞学、病理组织学检查或基因检测(分子病理)来实施,手段包括痰细胞学检查、纤维支气管镜检查、手术等。”姜丽岩介绍,随着基因检测技术的应用,肺癌的诊断已经从传统的组织病理(如腺癌、鳞状细胞癌、大细胞癌、小细胞癌)发展到了更为精准的分子病理诊断(EGFR、ALK、ROS-1、C-Met)阶段。“通过X光胸片、CT、MRI、PET等结合临床症状,医生可以判断患者肺内病变的定性和定位。而通过胸部CT、B超、头颅MRI和全身骨显像,医生可评估肿瘤是否存在远处转移现象。肿瘤分期、病理和分子病理共同决定了下一步的治疗策略,是化疗、放疗、手术还是靶向治疗。”姜丽岩说。

治疗:靶向治疗基因突变

姜丽岩介绍,小细胞肺癌进展迅速且没有确定的驱动基因和靶向治疗药物,化疗和放疗是其主要的治疗方式;极早期患者可考虑手术;而早期非小细胞肺癌(如鳞癌、腺癌、大细胞癌)患者应争取手术,术后再根据肿瘤分期和病理类型来决定是否需要辅助放疗和化疗;无法手术的晚期肺癌患者可根据分子病理诊断结果,选择化疗、免疫治疗或靶向治疗。

“靶向治疗更有针对性,其是通过基因或分子的选择来杀死恶性肿瘤细胞,但几乎不影响正常的细胞。研究显示,使用靶向药物治疗的患者,其生存时间和质量比不用靶向药物的患者长。因此,对于基因突变人群,要第一时间使用靶向药物,获益更大。”姜丽岩称。

随访: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

姜丽岩表示,随访是肺癌全程管理的重要一环,也是发现问题和及时调整治疗方案的重要途径。早期肺癌患者在术后要定期随访,若复发可及时进行手术和化疗;晚期肺癌患者在靶向治疗的过程中、化疗后要进行随访,以便及时调整个体化的治疗方案。

若化疗后疾病依旧在进展该怎么办?对于术后复发、晚期或转移灶的患者,在进行第一次全身治疗,待肿瘤缩小或稳定后,可换其他药物单独治疗。当出现肿瘤复发或转移时,可进行第二次全身治疗。

姜丽岩提示,早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一般遵循“手术治疗—随访—发现新病灶(复发)—晚期治疗管理”;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一般遵循“可靶向驱动基因阳性—靶向治疗—随访—进展—再诊与再治”或“可靶向驱动基因阴性—以化疗为主的治疗—随访—二线治疗”;小细胞肺癌患者一般遵循以化疗为主的综合治疗,即“随访—二线治疗”。

本文受访专家上海交通大学附属胸科医院呼吸内科副主任姜丽岩主任医师

本报记者冷嘉

摘自上海大众卫生报

 

 
打  印
 
关  闭
 



沪ICP备12031669号      沪卫(中医)网审[2013]第100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