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栏:
站内查询:
 
关注现代社会“心理失衡”
  日期:2017-11-14

随着生活和工作节奏的加快、竞争压力的增大、社会阅历的扩展和思维方式的变更,人们在工作、学习、生活、人际关系和自我意识等方面随时都可能遭到“心理失衡”的挑战。

有种抑郁蛰伏在产后

产后抑郁症是女性精神障碍中最常见的类型,是女性在生产后,由于性激素、社会角色及心理变化所带来的身体、情绪、心理等一系列变化。此病通常在产后6周内发生,其表现与其他抑郁障碍相同,主要表现有情绪低落、快感缺乏、悲伤哭泣、疑虑、内疚、恐惧等,有些症状比较严重的产妇有绝望、离家出走、伤害孩子或自杀等极端想法或行为。

研究显示,50%~75%的女性都将随着孩子的出生出现一些轻度的抑郁情绪。对于大部分的新手妈妈而言,这些抑郁情绪会不治自愈,但也有些新妈妈过不去这一关,而患上产后抑郁症。

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相关专家表示,一般认为产后抑郁的病因是多因素导致的。其中,产妇分娩前后内分泌变化及产妇的个性心理特点是产后抑郁症发生的重要先决条件。研究显示,孕妇的孕酮和雌激素水平自怀孕后逐渐升高至较高水平,产后3天,胎盘的功能急剧下降,垂体的功能也逐渐恢复到孕前水平,产妇的孕酮和雌激素水平下降。孕酮水平过低或组织对孕酮不敏感,会影响下丘脑一垂体一性腺的内分泌系统发生改变,表现为抑郁。此外,一些应激性生活事件和产前产时的并发症又是产后抑郁症的主要促发因素。

专家提示,对于轻度产后抑郁,产妇应逐渐学会面对现实,调整心态,转移注意力,保证良好充足的睡眠,了解各种育儿方面的知识,尽早适应“母亲”这个角色。除了产妇的自我调整之外,更需要家人和社会的支持。一些严重的产后抑郁症患者会影响到孩子肢体的发育以及能力和性格的发展,有的产妇甚至会出现一些过激行为,如无端对家人发脾气,伤害孩子,更有些会出现自杀行为。一旦出现这些情况,应尽快到医院寻求专业的帮助,进行相关药物和心理治疗。

及时观察“情绪温度”

人们常说“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然而,有一类人的情绪却表现为异常的情感高涨与情感低落的交替发作。在高涨期,他们的兴奋和行为异常的活跃;在低落时,他们又往往被悲观绝望、自贬、自责笼罩,甚至出现自伤、自杀行为。这类双相障碍患者的心情如同在沸点和冰点间游移。

“这类双相情感障碍患者可以通过自我监测预防,从而最大限度地避免社会功能受到影响。”那么,在日常生活中,应该如何及时观察这些情感障碍呢?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心境障碍科从恩朝、吴志国两位医生提示:其一,需要做到“有人可依”,即在生活中,朋友或家人对自己提供足够的支持并帮助自己建立健康的生活方式。其二,要做到“有工具可测”,即通过一些工具和软件,对自己情绪做到监测,及时了解自己的情绪动向,如可以通过“心情温度计”APP监测情绪温度变化。一旦情绪温度波动过大,就应该寻求专业医师的帮助。

“在做到了情绪的自我监测后,第二步就是采取自助措施了。”从恩朝、吴志国表示,自助一般分为以下几步——

首先,坚持治疗,增强对疾病的了解,包括建立良好的医患关系,对医生充分的信任和积极主动的沟通;了解药物治疗过程中的不良反应、心理变化过程、症状变化,收集动态性的自我症状观察信息(如通过“心情温度计”APP的“心情日记”功能做自我情绪记录),为可能突发病情变化做足准备;按医嘱服用药物,遇到问题及时和医生商讨;必要时可以联合心理治疗或支持,积极处理生活中遇到的困难、情绪波动和难以处理的人际困难等。

其次,及时关注自身情绪变化,在抑郁发作或躁狂发作早期,在情绪变化、睡眠模式和行为方式上已经有迹象出现。

一般来说,早期抑郁发作有以下迹象:人际交往方面表现为不想参加朋友聚会,或避免和朋友相处;生活能力表现为长时间乏力或没有精力;生活规律方面表现为食欲变差或睡眠模式有所改变,夜间入眠困难或日间睡眠增多;躯体感受方面表现为出现头疼或其他无原因的躯体不适感。

早期躁狂发作有以下迹象:在工作能力方面表现为注意力难以集中,自我感觉不错,精力旺盛,工作效率超乎寻常的好;在人际关系方面表现为容易挑剔同事或朋友,容易激惹,经常滔滔不绝,生活中的一件小事都和朋友争执;在躯体感受方面表现为精力过于旺盛,无谓忙碌却不感疲倦,或经常感觉饥饿(却可能“忙得没有时间吃饭”),容易出汗等。

积“疑”成疾的误区

生活中,有这样一种人:他们总是反复怀疑门没有锁好,甚至为了检查门是否锁好而一次次导致上班迟到。还有一类人总是怀疑自己身患重疾,在经过无数次检查后,他们往往因为查不出病因而坐立不安。这两类人都是出现了积“疑”成疾的现象。在这现象的背后,实则焦虑情绪和强迫症状在作祟。对于疑心病,人们会有哪些误区?

误区一:“疑心病”就是“怀疑”

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乔颖介绍,“疑心病”与寻常说的“怀疑”不同。他们的差异主要表现在发生的程度和持续时间上。“怀疑”可能毫无道理,纯粹是神经过敏所致,但也可能会符合客观事实,而这些想法不会占据生活的大部分时间,人们也不会过分地关注。而“疑心病”则是 “怀疑”的极度状态,绝大多数都是无端产生的。“疑心病”者怀疑的对象很泛化,怀疑的内容一般不符合事实,是一种心理失衡的表现。而且这些“疑心”状态会占据这些人大部分的生活时间,使人沉浸其中,难以自拔,于是“疑心”就成为了他们主要的生活模式,而他人劝说所起到的作用却微乎其微。

误区二:“疑心病”是性格不好,不需要治疗,也无法治好

乔颖表示,“疑心病”人群常常伴有敏感、多疑、固执等性格特点,而人的性格在18岁以后基本定型,因此很多人会说:“要根本改变性格是不可能的。”固然性格不能完全被改变,但是性格中一些不好的方面是可以进行调整的,因为这可能已经是心理疾病的表现,也可能是心理疾病的催化剂,如果进行适当的学习和调整,是可以克服“疑心”的。对于那些已经达到精神疾病程度的“疑心病”就更需要治疗了,因为他们会给患者本人和身边的人造成极大的困扰和痛苦。

乔颖表示,“疑心病”症状严重,如伴有明显的无法自控的情绪和行为反应时,则需要心理医生的帮助了。医生们会根据疾病的特点选择适当的心理和药物治疗方法。目前常用的方法有:家庭治疗、认知治疗、森田治疗、催眠治疗、精神动力学治疗、药物治疗等。

本报记者冷嘉

摘自上海大众卫生报

 

 
打  印
 
关  闭
 



沪ICP备12031669号      沪卫(中医)网审[2013]第100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