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栏:
站内查询:
 
科学选择靶向药物治疗肺癌
  日期:2017-10-30

如今,肺癌已经成为我国发病率和死亡率第一位的恶性肿瘤。2015年,我国的癌症发病人数已经突破430万,其中肺癌发病人数为73.3万;同年,全国癌症死亡人数已经上升到280万,因肺癌死亡的有61万人,且男性发病率高于女性。对于这个严重威胁健康的疾病,目前有哪些针对性的治疗措施?这些措施的效果怎样?对此,上海市胸科医院韩宝惠副院长进行了详细解答。

记者:为什么我国肺癌的发病率如此之高?其主要原因有哪些?

韩宝惠:引起肺癌的原因有很多,受社会、环境、个人生活方式、家庭遗传倾向等多种因素的影响。就不良生活方式而言,吸烟首当其冲。我国目前有烟民3.16亿,被动吸烟人群已经达到了7.4亿,这些吸烟人群与被动吸烟的人群无疑是我国肺癌发病持续上升的一个重要原因。另外,近年来有很多不吸烟的人群,特别是女性,患肺腺癌的数量在逐年增加

我国肺癌的增多与以下几个“化”有关。首先,肺癌高发与老龄化密切相关。我国人口老龄化趋势日益加剧,60岁以上的人口已有2亿多,超过了人口总数的20%,而上海60岁以上的人口比例更是超过了30%。老龄化进程的加快使很多慢性疾病走进我们的生活,恶性肿瘤首当其冲。其次,伴随着城市现代化、农村城市化、环境污染化和人们生活方式的不良化,都是造成肺癌高发的内、外在因素。

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医学现代化。早年的肺癌诊断靠胸透,肺癌筛查靠胸片,因此,很多早期肺癌根本就没有走进临床视野。现在,随着CT、PET-CT、纤维气管镜、电视胸腔镜、电视纵隔镜等高新医疗技术在临床的普及应用,还有血液肿瘤标志物和肺癌基因检测技术都使肺癌的早发现成为现实,被检查出的肺癌数量明显增多。不过,这些现代医学技术也让肺癌得以早期治疗,治愈率也在不断提高。

记者:目前有哪些主要的肺癌治疗手段?

韩宝惠:在肺癌的治疗中,选择何种治疗手段要根据肺癌的具体分期来实施。对于早早期肺癌,主要采取手术治疗的方式,手术切除肿瘤后也不需要采取任何治疗措施,就可以达到100%的治愈率,患者的工作和生活都不会受到任何影响。对于早中期肺癌,治疗手段同样是以手术切除为主,不过在手术后,应以化疗作为辅助治疗。因为,一些癌细胞可能在手术时没有被全部清除,辅助化疗可以有效抑制可能遗留的癌细胞。对于晚期肺癌来讲,一般不会进行手术,主要是采用放、化疗的方式。

近年来,随着基因技术的发展、新药的不断研发,靶向药物治疗成为中晚期肺癌的主要治疗手段。未来,生物免疫治疗也可能会发挥更大的作用。

记者:相对于放、化疗,肺癌的靶向药物治疗有哪些优势?

韩宝惠:传统的放、化疗在作用于癌细胞的同时也作用于正常细胞,不可避免地带来较大的副作用,如呕吐、腹泻等胃肠反应以及脱发等皮肤反应,给患者带来巨大的痛苦,严重降低了患者的生活质量。而且,放、化疗药物产生耐药性的时间较短,一般在4~6个月就出现耐药,需要不断地更换药物。

靶向药物的出现弥补了放、化疗的不足。由于靶向药物是针对已经发现的造成肺癌的基因,通过阻滞这些基因信号通路来发挥其治疗作用。这些靶向药物只作用于癌细胞,较少伤害到正常细胞,可以进行有针对性且更有效的治疗。比如:现代医学研究证实,包含EGFR和其它3个受体在内的ErbB家族的失控与肺癌的发生和恶化密切有关。一代靶向治疗药物是针对EGFR受体的酪氨酸激酶抑制剂;二代靶向治疗药物,如阿法替尼是ErbB家族的抑制剂,可以抑制整个ErbB受体家族;三代靶向药物则适用于使用一代或者二代TKI药物出现耐药且发生了T790M突变的肺癌患者。

同时,与化疗药物相比,靶向药物出现耐药的时间会较晚一些,一般在10~13个月才会出现耐药问题。今年,我国政府将多个国内外靶向药物列入居民医保目录,这一举措大大降低了肺癌患者的经济负担,也为患者使用靶向药物提供了更多的选择。

记者:如今,肿瘤的靶向药物已经出现了三代,是不是第三代靶向药物的治疗效果一定优于二代和一代呢?

韩宝惠:目前,国内已上市多个肺癌靶向治疗药物,包括一代、二代和三代。不过,面对这三代靶向药物,如何选择适合的治疗方案也成为了广大肺癌患者和家属,甚至是临床医生所关心的问题。每一代靶向药物各自针对不同的靶点,并不是说三代靶向药物就一定好于二代、二代优于一代。在用药上,也不会按照一代、二代、三代的顺序去选择用药。比如,一代和二代靶向药是用于患者的初始治疗,无论是从临床研究结果还是从临床应用的情况来看,初始治疗患者使用二代TKI靶向药物,获益更多、生存时间更长。

因此,讲求最佳的治疗效果是选取方案的基础。一般是根据患者的基因受体为阳性还是阴性、是否符合靶向药物的治疗范围等来制定最优化的治疗方案,选择使用合适的靶向药物,以确保药物能够更好地控制肿瘤细胞的生长,并尽可能地推迟出现耐药的时间。

一些患者认为,一代、二代、三代药物混合交叉使用的治疗效果会更好,这是误区。没有研究显示此种用药方式有效,相反还可能给身体带来不必要的损害。

本文受访专家上海市胸科医院副院长呼吸内科韩宝惠主任医师

本文作者为本报记者李文芳

摘自上海大众卫生报

 

 
打  印
 
关  闭
 



沪ICP备12031669号      沪卫(中医)网审[2013]第100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