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栏:
站内查询:
 
“擦亮”青春 营造“无毒”未来
  日期:2017-06-27

如果说,医院的太平间是“死别”之所,那么,强制隔离戒毒所就是“生离”之地。在毒魔的蚕食下,家庭不再是亲情的代名词,青春也不再充满生机。目前,在全球毒品问题总体恶化的大背景下,越来越多的青春被毒魔荼毒而深陷沼泽。青春为何被毒魔青睐?社会、家庭如何助力他们泅出这片苦海?随着主题为“无毒青春,健康生活”的第30个国际禁毒日到来,这一切也渐渐地浮出水面。

毒之状:青少年成吸毒“主力军”

自从1987年12月第42届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正式将每年6月26日确定为“国际禁毒日”以来,国际上和毒品“斗法”已经整整30年。在这场“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拉锯较量中,吸毒人员低龄化特征日益明显。

上海阳光戒毒防复吸医疗指导中心秦鸿明主任介绍,根据国家禁毒委发布的《中国禁毒报告2016》指出,截至2016 年底,全国现有吸毒人员250.5 万名(不含戒断三年未发现复吸人数、死亡人数和离境人数),同比增长6.8%。其中,滥用海洛因等阿片类毒品人员95.5 万名,占38.1%;滥用合成毒品人员151.5 万名,占60.5%;滥用大麻、可卡因等其他毒品人员3.5 万名,占1.4%。在全国现有250.5 万名吸毒人员中,不满18 岁的有2.2万名,占0.9%;18 岁到35 岁的有146.4 万名,占58.4%;36 岁到59 岁的有100.3 万名,占40%;60 岁以上的有1.6 万名,占0.7%。

“这个数据表明,目前我国青少年吸毒形势不容乐观。根据国际通行的显性吸毒人员和隐性吸毒人员1︰6~8的比例,实际吸毒人数远不止这些。”秦鸿明说。

根据最新数据显示,在上海,近几年来,每年查获的新增加的有吸毒行为人员当中, 年龄在35岁以下的青少年占多数。一项对区县现有吸毒人员的抽样调查显示,吸毒人员初次吸毒几乎全部发生在35岁以前,其中约有75%发生在30岁以前。“目前,毒品的流行呈现了时尚化、低龄化、白领化和女性化的特点。青少年吸毒问题背后有多层面原因,值得追究。”秦鸿明说。

毒之惑青少年吸毒为哪般?

上海阳光戒毒防复吸医疗中心的心理咨询师小王(化名)曾有10年毒龄,19岁第一次接触到毒品。“和大家的观念或影视剧中,吸毒都是被人‘陷害’不同,青少年第一次接触毒品都是在自己的‘交际圈’里。”小王说,“当年,我在酒吧里第一次接触的毒品是摇头丸。朋友说‘High一下’,这是交际圈里的‘时尚’,仿佛接受了它就有了打开交际圈的‘密钥’。前两次由于个体差异,我对摇头丸和K粉生理上是抵触的,甚至吸食后还出现了呕吐和昏睡等反应。但是在朋友的怂恿下,我对毒品诱惑依然没有拒绝。第三次,朋友递来的是冰毒。于是,我一次成瘾。”

前往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物质成瘾科治疗的大四学生小吕(化名)向记者表示,其实“90后”、“00后”获得毒品的渠道远远比人们想象的容易。“在一次朋友Party上,我接过了朋友递来包裹好的大麻。他们把抽大麻叫作‘飞叶子’。朋友说‘飞’一下不会上瘾。我那时想,别人都‘飞’,如果我不‘飞’,那会很尴尬。谁知道,就那么一次,我就无法自拔了。”

“如小王、小吕第一次接触毒品一样,学校并非象牙塔。”秦鸿明表示,在校学生第一次接触毒品多来源于社交圈。首先,社会上存在不良风气和片面追求高消费和冒险刺激的生活方式让青少年精神空虚、理想观念淡薄。一个吸毒青少年的背后往往潜藏着 6至8 个毒友,高中生、大学生群体对一切新奇事物跃跃欲试,聚会上成群结伴。当摇摆不定时一旦受到朋友鼓动,就可能因一念之差迈出危险的第一步。

其次,家庭原因也是将青少年推向毒品的黑手。“家庭矛盾的长期存在和激化是导致家庭成员吸毒的直接原因。家庭矛盾一旦激化,往往严重伤害彼此间的感情,使家庭成员出现沮丧、懊恼、怨恨等情绪,不少青少年就是在这种情形下吸毒成瘾。而家庭教育方法不当也易使家庭成员产生自私、自傲或自卑、自弱等心理,有的因离家出走或交友不慎而被毒品诱惑。”秦鸿明表示,经常与吸毒人员密集的交往,最容易染上毒品。父母离异、家庭解体,尤其是父母离异后对子女漠不关心、放任自流,会使一些青少年因失去家庭的温暖产生自卑、孤独、怨恨的心理而接触毒品。

最后,某些学校和教师本身对禁毒教育缺乏足够的重视。秦鸿明表示,有的学校甚至自身对毒品的知识和危害知之甚少,造成了学校毒品预防教育的空白;有的学校片面追求升学率,对一些学习成绩差的学生放任不管,甚至歧视、体罚,使这些学生产生逆反心理;有的学校个别教师不能及时洞察学生的种种异常变化,以致于学生已吸毒成瘾还未能发现;同时,当学生一旦犯了错误或出现越轨行为,不是被开除就是被勒令退学,使一些‘问题学生’过早地被推向社会,加速了他们的堕落。

毒之恶心瘾作祟致高复吸率

曾有相关研究表明,从两年强制隔离戒毒所出去的人员,如果没有系统的家庭或社区戒毒帮助指导措施,一年之内的复吸率高达80%以上!有一部分人出去不到一个月就复吸(疾病复发)了。故而毒瘾难戒、居高不下的复吸率,成为一道严重困扰世界各国的社会和公共卫生难题。这道难题不仅严重影响着个人生活,同时也威胁着社会的和谐与安稳。

毒品带给人们的不仅是器官及认知功能损害,一次大剂量的使用会造成血压增高、心率加快,甚至严重的会导致人昏迷或死亡,更可怕地是不知不觉陷入周而复始、恶性循环的“心瘾”中。

“青少年吸毒人数增长的根本原因还是毒品的复吸率太高了。‘旧’的(青少年)不去,‘新’的又源源而来。”秦鸿明表示,与毒品戒断时期的煎熬相比,生理脱毒相对容易,而心瘾更像一只时刻撩动人心的魔手,让人身心煎熬,痛苦不堪。

“心瘾”指吸毒者对“毒品”强烈的心理渴求。在医学上称之为“心理依赖”,是指一个人成瘾之后思维方式和思维习惯的改变。“心瘾”存在的基础是躯体和心理共同的病理基础所致:躯体是人体脑部多巴胺分泌受到抑制,而心理上的“病灶”看不见、也摸不着。

35岁的陆先生(化名)冰毒成瘾5年,每3天使用冰毒一次。作为一名医学博士,他熟知医学常识,在药物治疗期间,他克服了种种毒品戒断反应,但屡次在和心瘾“相遇”时却败下阵来。“诱发心瘾的条件非常多,比如一个前去购买毒品的场所,一次意外的情绪失控或失眠,甚至一次上厕所的感觉……都能诱发心瘾。这是一种看似风平浪静,但内心却波澜不定、挥之不去的焦虑和烦乱。”陆先生说,“于是,兴奋时第一时间想着它(毒品),忧虑时也想着它。它慢慢地一次又一次把我拉到了沼泽边缘。”

秦鸿明称,毒品成瘾病人在遇到突发事件时,或者看到敏感物体如吸毒的朋友、吸毒工具、特定敏感场景、生活和工作遇到挫折时,都会自觉不自觉地想到毒品,都会产生用毒品来摆脱烦恼的想法,并以此缓解自身的压力。当这种不适症状出现时,躯体具有显著的临床表现,如心烦、心率加快、烦躁、注意力不集中、情绪波动大等。

除了心理依赖之外,导致复吸的原因也是多种多样的。秦鸿明称,错误的认知是复吸率居高不下的原因之一。有的患者想:“我最后再饱吸一次,以后再也不吸了。”“只吸一次是不会成瘾的”。在这些错误认知的引导下,患者又从“偶吸”发展到复吸。

第二是情绪的变化。许多人躯体脱毒后,会存在稽延性的症状,表现为紧张焦虑、心烦、悲观、忧郁、易怒、自卑和缺乏信心等。“最后,就是家庭干预缺失。当从强制戒毒所回归社会后,青少年遇到就业问题、交友问题、生理心理症状出现反复时,如果没有家庭成员的接纳、关心、督促和有效的管理,他们很容易自暴自弃。因此,怎样进行家庭的有效干预,由谁来指导家属帮助病人康复戒毒,这些问题都值得我们思考。”秦鸿明说。

毒之思:多方发力构“无毒青春”

2015年,习近平总书记接见禁毒先进工作者时,曾明确指示禁毒宣传教育要“从青少年抓起”。由此,只有重视青少年禁毒宣传教育,才能从源头上防控吸毒人员队伍的不断扩大,“无毒青春”的构建显得越来越迫切。

“无毒青春”的构建首先离不开预防,预防级别分为一级预防、二级预防、三级预防三种。一级预防是针对普通人群的预防,主要是提高普通公众对毒品及其危害的认识,采取的主要手段包括利用各种传播媒介,如广播、电视、报纸、标语口号、招贴画等,并在中小学生中进行有关毒品和毒品危害的课堂教育。

家庭是社会的细胞,也是联系社会的纽带。家庭是青少年禁毒、防毒的堡垒,也是拒绝毒品的第一道防线。“青少年群体,由于其生理、心理特点及人生观、价值观尚处在形成阶段,对新事物往往具有好奇的心理特点,防范意识薄弱,更加容易误入歧途。这时,如果家庭成员留心观察,及时‘拉’一把,事情发展的方向就大不相同了。”秦鸿明说。

“我要感谢我的姑妈,是她细心发现了我吸毒后的性格改变。在看到冰壶时,她也并没有相信我说的‘这是水烟’的说法,而是及时查阅资料,联系了相关戒毒机构,避免了我继续沉沦。”小王说。

“我们看到太多的个案。多数家庭发现孩子吸毒已经是孩子首次‘触毒’的两年后了。这‘两年’家长教育管理上的盲点让人唏嘘不已。只有牢牢地守住家庭禁毒的第一道防线,才能从根本上遏制毒品需求增长的趋势。”秦鸿明表示,做好青少年禁毒一级预防教育,家长首先要成为孩子的榜样。家长是孩子最好的禁毒导师,家长自己要全面了解毒品的成瘾性、依赖性、危害性、违法性等四大特性,并运用自己所学的禁毒常识去教育孩子怎样远离和拒绝毒品;要让孩子认识到吸毒会导致怎样的医学和法律后果;让孩子掌握“远离、鉴别、拒绝”毒品的方法与技巧。

“家庭毒品预防教育不仅仅是对在校学生,更重要的是对家庭(家族)中的每一个年轻人。在青少年成长的过程中,重视家庭禁毒教育的目的在于预防孩子涉毒,避免医学和法律后果。从这一意义上说,家长和家属责无旁贷。”秦鸿明说,“陌生人敲门,你该如何应对?KTV、酒吧里,有人请你尝尝‘摇头丸’,该怎么办?……”这些看似简单的问题,却与青少年学生的日常安全息息相关。

毒品的二级预防为针对易感人群、主要是高危人群的预防,即重在促进预防对象的健康生活方式,帮助他们形成抵制毒品的能力。

记者从上海市禁毒办了解到,去年以来,本市以《上海市禁毒条例》颁布实施为契机,推动禁毒工作取得新的发展。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6.27”工程稳步推进,各级教育、禁毒、团委等部门面向不同的青少年群体,有针对性地开展毒品预防教育工作。据最新数据显示,目前,上海市市民对禁毒知识的总体知晓率达到96.5%。

为最大范围内覆盖青少年禁毒宣传教育,上海市禁毒办和市教委联手,持续多年在本市在校中小学生中开展禁毒宣传“八个一”活动。即出台一则指导意见;观看一部禁毒影片;参观一次市禁毒科普教育馆;招募一批禁毒志愿者;编制一本毒品预防教育通俗读物;开展一项优秀禁毒主题课件征集活动;参加一次禁毒知识竞赛;开展一项区县特色活动。

“看着录像里那些戒毒人员麻木的眼神,我对毒品所带来的痛苦感同身受,更加意识到自己肩上的使命。”上海商学院的孙敏佳在参观上海禁毒科普馆时对毒品有了更深的认识

毒品三级预防的主要目的在于降低毒品需求,是针对已经吸毒的人群而进行的。包括为吸毒者提供脱毒(戒毒治疗)、康复、重返社会、善后照顾等一系列服务,以期减少吸毒人数,降低吸毒者对毒品的需求,预防吸毒的各种并发症。

“由于吸毒者除了面临着生理、心理问题外,还面临着社会认知、家庭接纳等问题,通过严厉性处罚、补救性管理与经验性帮教,或者只靠心理辅导和心理治疗并不能解决问题。因此,社会工作服务引进禁毒戒毒,运用社会工作的专业价值导向和服务方法、注重社会成效,能够给传统戒毒工作带来新的突破。”上海自强社会服务总社董事长周伟航表示。禁毒社工运用社会工作的专业理念和方法,一是协助在戒人员从心理上戒除毒瘾或进行康复治疗;二是协助在戒人员改善家庭关系,处理家庭问题,营造稳定、和谐的家庭帮教环境;三是协助在戒人员了解劳动就业及职业培训等政策、资讯,并进行职业技能训练,协助解决就业问题;四是协助在戒人员巩固戒毒成果,恢复健康生活方式,防止复吸;五是帮助在戒人员发挥自身潜能,提升自尊与自信。

“要让吸毒人员从不能吸到不敢吸,再到不想吸,需要凝聚全社会合力建设一个强有力的打击收戒体系,更需要一个精细化,个性化并贯穿始终的管理服务体系。”上海市禁毒委主任姜平如是说。上海自2003年探索禁毒工作社会化、专业化道路以来,不断凝聚合力,变被动为主动,变独唱为合唱,变难控为可控,为吸毒者铺就了一条回归新生之路。

一项来自上海禁毒部门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10月,上海全市禁毒社工总数达1 094人,与社区戒毒、社区康复人员的配比达到1:11.88,吸毒人员中累计戒断三年未复吸43 850人;社会面吸毒人员在岗就业29 405人,就业率为65.5%,其中社会面阿片类吸毒人员在岗就业18 524人,就业率为66.6%。

毒品若进一分,青春之花便早凋零一日。让全社会一起“擦亮”青春,营造一个“无毒”的未来。

本文作者为本报记者冷嘉

摘自上海大众卫生报

 

 
打  印
 
关  闭
 



沪ICP备12031669号      沪卫(中医)网审[2013]第100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