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栏:
站内查询:
 
站在红十字旗帜下
  日期:2017-05-15

“当生命的光环濒临暗淡,鲜红的十字就会出现;当命运的航船陷入险滩,鲜红的十字就会出现。危难之中到处都有红十字的博爱与奉献,救死扶伤、敬老助残,扶危济困、助人为乐……”伴随《红十字之歌》,一面面红十字旗帜飘扬在申城上空。2017年5月8日,本市20余家红十字冠名医院举行了庄严的升旗仪式,隆重纪念第70个世界红十字日的到来。百年来,国际红十字运动在世界各地从无到有、从小到大,风雨兼程,逐渐发展成“人道、博爱、奉献”的航标。

这项拥有180多个国家红会成员、9 700余万志愿工作者、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世界性人道运动缘起何方?何时传入中国?为什么选择首先在上海横空出世?它又有何发展和未来?让我们在世界红十字日,一起凝视这鲜红十字的含义。

源起救护 在欧洲萌芽

在瑞士苏黎世某处的苍松翠柏间,耸立着一座白色的大理石纪念碑,碑上的浮雕是一位白衣战士,他正跪着为一位濒死的伤兵喂水。石碑背面刻着几行字:琼·亨利·杜南,1828-1910,国际红十字会创始人。

1828年5月8日,亨利·杜南出生于瑞士日内瓦一个富裕家庭。18岁时,亨利·杜南加入了日内瓦的社会慈善机构,并与朋友共同创立了“星期四协会”。他帮助穷人,并花大量业余时间从事社会工作。1859年6月24日,亨利 ·杜南途经意大利北部伦巴第地区索尔弗利诺的村庄,正巧遇见奥地利陆军与法国联军之间的一场战役。由于缺乏医疗救护,奥法士兵伤亡惨重,约4万名受伤垂死的士兵被遗弃在战场。烈日暴晒下,伤员们的呻吟嚎叫和痛苦挣扎的惨状深深触动了他。于是,亨利·杜南当即组织居民投入了战场救护。

战争结束后,亨利·杜南回到日内瓦写下了《索尔弗利诺回忆录》一书。在书中他提出两项重要建议:在和平时期,各国设立全国性的志愿伤兵救护组织;签订一份国际公约,给予伤兵救护组织以中立地位。

亨利·杜南的建议首先得到瑞士医务工作者的支持,随即成立了“伤兵救护国际委员会”。1863年10月26日,来自欧洲不同国家的36名代表参加了日内瓦国际会议,决定在各国建立救护团体,并采用“白底红十字的臂章作为伤兵救护团体志愿人员的识别标志”。1864年各国签订了《日内瓦公约》,同时达成了一个协议:为了表示对红十字会发源地瑞士的敬意,红十字标志掉转了瑞士国旗的颜色。

国际红十字运动由三部分组成: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各国红十字会或红新月会。在《日内瓦公约》下,红十字运动作为一项国际性运动开始运作。

1948年,在亨利·杜南逝世后的第38年,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协会执行委员会建议,各国红十字会选择其生日(5月8日)作为世界红十字日。此后的每年5月8日,国际红十字组织和各国红十字会都要举行隆重的活动,纪念这位世界红十字运动的伟大创始人。

西风东渐  与中国“相遇”

世界红十字运动的发起是人类文明进步的象征,也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产物。历史翻到了19世纪末的中国,清末与西方诸强的屡战屡败,让当时的国人终于放下了天朝大国的“优越感”,从政治、科技到文化全方位向西方学习。红十字文化也伴随西方先进医疗技术与中国相遇了。

1904年3月10日,清朝商约大臣吕海寰、工部左侍郎盛宣怀等人在上海邀请中立的英、美、法、德代表,共同协商成立了“万国红十字会上海支会”,得到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承认。清政府得知后,立即予以承认,并拨白银10万两作经费,各地绅商及衙门也劝募20万两白银。1907年,“万国红十字会上海支会”更名为“大清红十字会”。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中华民国成立,清政府灭亡。同年11月,“大清红十字会”改名为“中国红十字会”。

中国红十字会之所以在上海诞生,其主要原因在于上海是近代中国首批对外开放的城市,得风气之先。此外,旅居上海的慈善家“敢为天下先”的探索精神为中国红十字会的建立积累了宝贵的实践经验。再次,上海工商业发达、经济实力雄厚,为兴办红十字事业奠定物质基础;上海慈善文化土壤肥沃,公益氛围浓郁,有着良好的社会基础。这些因素最终使红十字会在上海横空出世。

自1904年“万国红十字会”在上海成立,到淞沪抗战中英勇的红十字救护队,从新中国建设初期支援抗美援朝、遣送在华日侨回国,到我国建设和改革时期的灾害救援、应急救护、人道服务等近现代各历史阶段,红十字运动深深地扎根于上海这片土地,并开出了绚烂的红十字之花。

相汇申城  成就人道“名片”

近年来,上海市红十字会已经逐渐发展成一张极具魅力的都市“名片”。让我们随着时间的轨迹,从平凡百姓身上,看看申城的红十字精神。

让生命别样延续  

1982年起,上海市红十字会受上海市卫生局委托,承担了全市遗体捐献工作。2011年起,上海市红十字会会同市卫计委系统设计、形成了上海市人体器官捐献的组织领导体系、工作运行体系、登记分配体系,困难救助体系。同时,共同系统制定了本市器官捐献的相关标准、流程、制度等,多次开展了兼职协调员培训,建立了器官捐献专项救助基金,会同试点医院开展工作。

“只有对生命有深刻理解,才会懂得让生命延续的价值!”浦东新区遗体捐献登记志愿者戎宏之说。他的父母、兄弟姐妹,乃至配偶、配偶父母,共有15人相继办理了遗体捐献登记。如今,戎宏之的父母等长辈相继离世,但他们无一不实现了最后的心愿:捐献遗体。“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在戎宏之一家的号召下,更多社区居民也相继成为了上海市遗体捐献的实践者。

近年来,上海市红十字会成立了以嘉定、松江、金山、杨浦和普陀五个区遗体捐献志愿服务队为基层的上海市遗体(角膜)捐献“五区联盟”,有效地促进了捐献工作的健康发展。截至2016年底,全市遗体(角膜)登记数为44 106人次,实现数为9 573例,每年实现数超过700例。

涌动“红色源泉”

上海市红十字会自1992年开展造血干细胞捐献志愿者征募工作。那一天,来自金山区张堰镇的成娜红走进了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的治疗室,她要在这里完成造血干细胞的捐赠。同一时刻,远在河南罹患白血病的男孩正在等待着这涓涓流淌的“生命源泉”。随着血液采集开始实施,造血干细胞采集器一头连接着成娜红的仁心,一头连接着一个与死神顽强抗争的生命。

看着自己的鲜血经过造血干细胞采集器后,又重新回到身体里,成娜红笑了:“他(配对者)比我弟弟还要小呢,希望他尽快康复,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涓涓细流汇成大江,凝固成了一片红色生命的海洋。截止2016年底,上海市造血干细胞捐献者资料库库容量已经达到15.7万人份,累计实现捐献造血干细胞374例,捐献总数继续居各省市前列。

普及现场救护  

那天,在场中路居民区业余体校操场晨练的腾敏逸突然感到身体不适。伴随着冷汗,腾敏逸的脸色渐渐发白,双眼上翻,口吐白沫,失去了生命体征。

正在附近活动的临汾路街道红十字志愿者黄宝萍见状,立即向周围群众表明自己红十字救护员的身份。黄宝萍连同周围群众将腾敏逸抬到长凳上,使其平躺,开始为他进行心肺复苏。

一场与死神争夺生命的“拉锯战”正惊心动魄地上演。在进行了约50次胸外按压后,腾敏逸轻轻地呼了一口气,渐渐地恢复了呼吸。与死神擦肩而过的腾敏逸感谢的并非仅仅是黄宝萍个人,而是上海市红十字会现场初级救护培训项目。

上海市红十字会现场初级救护培训被列入2008—2010年市政府实事项目。三年中,该项目超额完成100万普及培训、10万名救护员培训、1 000名救护师资培训的任务,并主动承担了9.05万名世博园区工作人员、服务外包人员、园区内志愿者和城市服务站志愿者现场初级急救培训的艰巨任务。

2010年至2016年,红十字现场初级培训在社区、学校、机关、村居委、企事业单位以及楼宇等范围内广泛开展,培训总人数达到307.98万次,救护培训总量占本市常住人口的12.75%,为上海撑起了一顶“保护伞”。

开展国际人道救援  

在中国红十字会总会的统一领导和支持下,上海市红十字会积极参与了国际人道救援工作。

2013年11月22日,华山医院红十字救援队受中国红十字总会的委派赴菲律宾海燕台风灾区救援。半个月里,这支7名华山人组成的小分队服务半径100公里,建立医疗点6个,服务灾民952人次,转运重伤员4人,移交药物3 700盒……

2015年4月30日,受中国红十字会委派,华山医院红十字医疗队先后派出2批,共11人赴尼泊尔地震灾区开展救援,突入灾区一线开设野战医院,将中国情谊带入高原。

自2010年至2016年中,共为海地地震、智利地震、日本大地震等提供人道主义救援资金3345万元,协同上海市外办对日本大阪的预防禽流感、巴基斯坦卡拉奇市的赈灾提供了人道帮助。

救助失智老人  

在老龄化的浪潮下,失智老人成为上海市红十字会关注的另一个困难群体。2009年,上海市红十字会启动了居家“困难重度失智老人救助项目”,通过试点并逐步拓展,最终形成了配送护理用品到家、志愿服务上门、为老人家属及照护人员免费进行培训“老年介护”技能的“三位一体”救助模式。

“下暴雨,你又发着高烧,还是明天去送尿布吧!”“不行,怕他等。每个月都是今天送的。”这是奉贤区四团镇拾村村的村红十字会专职干部陈正芳和丈夫的对话。陈正芳口中的“他”是村的一位89岁失智老人。在简陋狭小的居室里,老人长期卧床不起、大小便失禁,生活完全不能够自理,全靠身患残疾的独子看护照顾。然而,这一切都在四团镇“社区困难失智老人关怀服务项目”开展后划上了句号。在项目结对中,陈正芳经常帮老人洗衣、剪发、测血压。逢年过节更是为老人送上了一份“温暖大礼”。

创新发展 扩大“朋友圈”

当前,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已进入新常态。红十字事业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伴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同样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

百年红会,如何创新?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六次会议给出了答案。会上表决通过了红十字会法修订案。

新红十字会法有三大亮点,不仅规定红十字会应当建立财务管理、内部控制、审计公开和监督检查制度,并且增设法律责任一章,对红十字会及其工作人员要承担法律责任的多种情形进行明确。此外,新修订的红十字法增加“三献”职责,明确红十字会除了开展“三救”工作,即“开展救援、救灾的相关工作,建立红十字应急救援体系”等传统职责,还包括“参与、推动无偿献血、遗体和人体器官捐献工作,参与开展造血干细胞捐献的相关工作”等新职责。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红十字会会长陈竺指出,新修订的红十字会法的公布实施,是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红十字事业发展重要指示精神的集中体现,是保障和推动红十字事业改革发展的现实需要,也是履行《日内瓦公约》及其附加议定书的具体的体现。

在红十字新法的推动下,红十字事业发展同时也面临 “专兼职人员不多、组织基础不扎实、社会动员力量弱、配置资源少、环境氛围不够浓”等问题。在新阶段,红十字宣传工作如何才能让红十字的“粉丝群”更多、“朋友圈”更大,群众获得感更强、认同感更高?

上海市红十字会相关领导表示,增强宣传力度是关键。首先应做好典型宣传。典型的力量是无穷的,典型的影响是深远的。目前,全国红十字典型人物还比较少,这是红十字宣传的一大“硬伤”。红十字系统不缺少典型,而是缺少发现、缺少培树。从普通群众身上、从平凡之处寻找闪光点,有意识地深度挖掘、树立典型将是红十字会吸引粉丝的第一步。

其次,要讲好红十字故事。作为群团组织,红十字工作的出发点和着力点都在人民群众,人民群众应该成为宣传的主角。宣传只有源自基层、贴近生活,才能感动群众、走进人心,提高广大人民群众的接受度。 发现了好故事和先进典型,还要学会用群众的语言讲出来。善于依托群众喜欢的形式,用群众熟悉的语言,做到入眼入耳、入脑入心,让群众爱听爱看、产生共鸣。

据悉,上海部分区县已经组建了“接地气”的红十字宣讲团,一些区县用百姓情怀撰写编印了通俗读物,一些区县将红十字故事编排成了地方戏,实现了宣传工作与社会、群众的“零距离”、“面对面”。

站在飘扬的红十字旗帜下,人们肃穆凝视。相信未来,这鲜红的十字会砥砺前行,继续缔造一个又一个的健康“中国梦”。

本文作者为本报记者冷嘉

摘自上海大众卫生报

 
打  印
 
关  闭
 



沪ICP备12031669号      沪卫(中医)网审[2013]第100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