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栏:
站内查询:
 
了解职业危害,重视健康防护
  日期:2017-05-02

4月25日到5月1日,是我国第15个《职业病防治法》宣传周。今年的宣传主题是“健康中国,职业健康先行。”

近年来,随着社会职业种类的不断增多,新的职业危害也不断出现。但是从事不同职业的人们不仅隔行如隔山,甚至对自身从事的职业是否存在健康危害因素也知之甚少。不同的工种对健康有哪些特殊的需求,而哪种职业又可能对身体带来危害?这些都应该是职业人群在入职时以及在工作中应该了解的知识。可是,作为某些特殊职业人士容易患的疾病——职业病,对于普通人来讲知道的并不多;加上近年来肿瘤、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非传染性疾病的高发,成为媒体和社会关注的热点,无形中那些特殊人群的职业病就容易被忽略。

那么,我国职业病的发病状况怎样?给社会造成的危害如何?如何做好职业危害的防护?对此,记者采访了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戴俊明副教授。

新诊断病例3万/年,职业病发病情况有变化

者:戴教授,国家卫计委下发的《职业病防护规划2016~2020》(以下简称《规划》)中显示,当前我国职业病危害依然严重,全国每年新报告职业病病例近3万例。此数字与动辄上百万例的高血压、糖尿病、心脑血管病等相比,发病率似乎并不高,为何还说情况严重呢?

戴俊明:每年3万的职业病新诊断病例,看似数字不大,但在特定人群中,不能说是发病率不高。据不完全统计,我国目前从事有毒有害作业的职工有200万到300万人。由此看来,每年3万的新发职业病诊断病例,也是百分之一的发病率,与其他疾病的发病率以10万分之几相比,职业病的发病率不低。而且,还有很多没有被诊断的潜在病人,这个人数还是相当大的。

更值得关注的是,职业病危害的都是社会主要的劳动力人群。报告显示,职业病发病人群主要分布在煤炭、化工、有色金属、轻工等不同行业,涉及企业数量多。一个社会的发展,社会所需产品的制造,都要通过劳动力人群的生产才能提供给社会。如果这部分人群失去了劳动能力,那么就会直接影响社会物质产品的生产与供给,对社会造成的危害可想而知。而职业病的发生会让患者逐渐丧失、直至完全丧失劳动能力,因此,给其家庭和社会带来极大危害。

如今,我国的职业病发病应该处于高发期,而且在今10年中会持续。因为职业病,比如尘肺等有延迟效应,潜伏期从3、5年到10多年不等。改革开放30年来,我国的中小企业快速发展,大量的劳动力涌进这些企业。由于这些新兴企业缺乏必要的职业防护措施,加上行政监管不到位,有的甚至完全缺失,从而使大量从业人员暴漏在职业危害的环境之中。诊断出的职业病患者只是一小部分,还有相当多的没有被诊断出来,甚至还处在疾病的潜伏期。

记者:作为研究职业危害的专家,您认为我国现在职业病的发病与10年、甚至30年前相比,有哪些明显变化?

戴俊明:首先是职业危害人群的变化。30年前,职业工人一般是在国有大中型企业工作,职业危害一般也发生在这些大中型企业。如今,国有大中型企业的职业危害现象已经很少发生。除了这些大中型企业有着职业危害防护的良好基础与传统之外,随着国家生产结构的调整,国有大中型企业的数量整体上在减少。即使在一些大中型国有企业仍有一些有毒有害的生产环节,这些有害环节的生产要么已经外迁,要么承包给第三方进行实施,因此,如今国有大中型企业的职业危害已经很少见了。与此相对应的是,随着大量中小企业的大量出现、农民工的广泛进入,现在职业危害人群主要是农民工群体。国家卫计委2014年报告显示,我国职业病近9成是尘肺病,以农民工为高发群体。

其次,是职业病种类与强度发生了变化。虽然以前的传统职业病如尘肺、矽肺、化学中毒等现在仍是最主要的职业病,但是在不同地区与企业职业病的发病出现了变化。比如,尘肺主要发生在煤炭、矿山、有色金属加工等企业;在上海已经很少有尘肺病例,现在高发的职业病是噪声性耳聋。

再次,在发生数量上,职业病也有了明显变化。以前,发生在国有大中型企业的职业危害,由于职工有固定的岗位、稳定的单位,加上国家有对企业职工安全与卫生的严格监管体系,尽管有职业病的不断发生,但大多是散发,不会出现数十人同时患同类职业病的群体性爆发事件。如今,在职业病的发病中,往往有数十人、甚至上百人的职业病群体爆发。媒体曾报道,云南一批农民工因在安徽凤阳石粉厂打工而集体疾患尘肺,湖南耒阳风转打桩工300多人疾患尘肺,等等。

同时,新的职业危害不断出现。比如,2010年中央电视台曾报道过的“无尘车间的怪病”,介绍了发生在苏州某生产电子产品企业的员工正己烷中毒事件。因该企业是进行手机等电子产品加工的,手机屏幕上的油腻需要进行清除。如果采用无水酒精擦拭油渍,无毒但产品的合格率低,只有30%的产品合格,于是,企业就采用有毒但可使产品合格率达到80%的正己烷来擦拭油渍。而正己烷这种有机溶剂是一种神经毒性物质,如果环境中浓度过高,可造成人的神经中毒。苏州这家企业当时有300多人中毒,最后有30多人被诊断为职业病,也直接导致该企业的最后关闭。

职业危害防护,关键在哪里?

记者:戴教授,在职业病防护中,您认为最重要的影响因素有哪些?

戴俊明:职业危害的防护,一定要从源头抓起。造成职业病发生的根本原因是工作场所存在危害身体健康的环境因素,因此,工作场所健康环境的营造非常重要

但是,由于企业追求利润的目的性,往往容易使不少企业只重视生产的经济效益,而忽视了员工的身体健康。一些中小企业生产任务繁重,工作环境差,不少企业甚至连门窗通风、排气扇等基本的除尘与卫生设备都没有,更没有给员工发放口罩等基本防护用品,长期工作在其中,不仅有安全隐患,更给身体造成长期的侵害。前几年发生在江苏昆山的粉尘车间爆炸事件震惊全国。从这个极端了例子中,可以想象没有爆炸的车间粉尘浓度是多么高,而其对员工身体健康的长期影响也不会比爆炸造成的伤害低。

因此,作为企业的管理者,一定要承担起应有的责任。严格按照国家《职业病防治法》的要求,对生产、工作环境进行安全与健康防护。这也是国家《规划》中所规定的,用人单位主体责任要不断落实的要求。具体包括:重点行业的用人单位职业病危害项目申报率达到85%以上,工作场所职业病危害因素定期检测率达到80%以上,接触职业病危害的劳动者在岗期间职业健康检查率达到90%以上,主要负责人、职业卫生管理人员职业卫生培训率均达到95%以上,医疗卫生机构放射工作人员个人剂量监测率达到90%以上。

其次,要让员工拥有职业危害的防护知识。近年来,农民工大量进入中小企业、乡镇企业打工,因不少有毒有害企业的工资较高,吸引了大量农民工。而农民工由于自身的职业病防护知识有限,对生产过程中的危害没有任何了解,更不会主动采取防护措施。这也是造成他们容易发生职业病的影响因素之一。

因此,加强对企业员工的职业安全与卫生教育,提高他们的自觉防护知识与能力非常重要。在瑞典,每个拥有5人以上的工作场所,都设有一名兼职的职业健康代表,国家有关部门对这些职业健康代表进行定期的知识培训。他们的任务除了及时发生身边可能出现的危害身体健康的因素之外,还把自己学到的知识传授给周围的员工,帮助他们提高健康防护的知识与技能。在深圳,有关部门要求,每300个员工中配备一名职业卫生人员,以促进职工的健康。为此,《规划》中要求:职业病防治服务网络和监管网络不断健全,职业卫生监管人员培训实现全覆盖。

在职业病防护中,最重要的是国家行政监督部门要严格进行现场监督。因为,不少企业为了追求最大利润,一般不愿意加大卫生防护设施的投入。这就要求国家有关部门加强行政监管的力度,经常性地进行现场检查与监督整改,也是从源头上防范职业病发生的关键措施。为此,《规划》中要求:加大职业卫生监管执法力度。扩大监督检查覆盖范围,加大对重点行业、重点企业、存在职业病危害的建设项目以及职业卫生技术服务机构、职业病诊断机构和职业健康检查机构的监督检查力度,开展职业卫生服务监督检查行动,严肃查处违法违规行为。

记者:戴教授,目前我国从事职业病防护的专业队伍怎样?对于职业病的防护,您对未来有哪些期待?

戴俊明:与30年前相比,我国的职业卫生与职业病防治从专业研究、职业教育、到基层现场,都存在明显的萎缩现象。以前,我们拥有庞大的职业病专业研究团队,国家卫生行政部门设有职业病防治专业机构,高校有职业卫生与职业病的研究队伍,城市有定点的进行职业病体检与治疗的医疗机构,各个企业有专职与兼职的职业卫生防护队伍。特别是上海,由于国有大中型企业集中,拥有全国实力最强到的职业病防护队伍,研究成果与防护措施在全国处于领先地位。比如,在原来的上海医科大学,职业卫生是很重要的一个领域,专家学者很多,也出现了大量的研究成果。但是近年来,由于社会对职业病的忽视,加上慢性病高发引起更多的社会关注。不少搞职业卫生研究的专业人员都离开了,或转向慢性病领域,或从事其他方面的研究,从而造成职业病防治人才的严重不足。

后来由于机构职能的调整,职业卫生的现场工作从卫生部门剥离,归入国家安全监管部门。但是职业卫生专业人员并没有随职责要求进入安检部门,从而使现场的职业卫生监管工作受到一定的影响。如今,随着国家对此项工作的重视,相信会给职业卫生的发展带来新的机遇。

我对职业病的研究一直有着浓厚的兴趣,这不仅来自对职业病群体的关注,更与我在瑞典留学的经历有关。在瑞典学习期间,我看到了他们对于企业员工健康的有力保护,以及采取职业防护的良好措施,也看到国内与世界发达国家的差距,这增强了我在这个领域进行研究和探索的动力。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够缩短我国职业病防护与世界先进水平之间的距离。未来,围绕职业危害可能会出现一些可喜的变化,比如未来的职业病会得到更多的重视,会有更多的人员走进职业卫生的研究教育之中。到那时,我国的职业病防护工作无论是科学研究还是现场工作实践,都将会呈现出一个崭新的局面。

职业病诊断难,原因何在?

记者:前几年曾出现过一则轰动全国的“开胸验肺”事件,不少人感慨职业病的鉴定怎么那么难。国家对于职业病的鉴定有哪些规定?

戴俊明:我们国家对于职业病的防护一贯重视,《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治法》早已出台,2013年进行了修订。《职业病防治法》规定,国家设立专门的机构进行职业病的防护工作,设立定点医疗机构对职工进行职业体检、职业病鉴定,这些机构及其工作人员必须具备相应的资质;鉴定时要求相关资料的完整。

实际上,职业病的临床确诊很容易,比如尘肺,只要一张肺部X光片就可以很清晰地显现。但是法定意义上的职业病鉴定不仅仅是临床检查,还有其他的资料要求。比如,在进行职业病鉴定时,要求职工必须具备劳动用工合同、劳动现场检测资料,等等。

现在发生的一些职业病鉴定难的原因有多种,但主要的是由于缺少用工合同、现场资料难以获得等原因。由于农民工知识水平有限,在进入企业务工时不知道与用人单位签订劳务合同;也有不少有毒有害的企业主由于怕承担责任,往往不与员工签订劳务合同,而员工也认为签不签合同无所谓,只要发工资即可,因此,与企业不签劳务合同的用工现象很常见。这种情况下,一旦发生职业性疾病,往往会由于缺乏用工合同而无法进行职业病鉴定。

同时,员工得病时的工作现场资料也往往难以得到。由于职业病的延迟性特点,员工在发病时,大多已经离开了工作岗位;有的甚至企业与工作场所已经不存在了,有的即使存在,企业主害怕承担职业病患者不菲的治疗及相关费用,也千方百计阻碍工作现场资料的获取,而相应的监管部门也因疏于日常监管,往往没有现场检测资料可查。这些都使得职工在进行职业病鉴定时,一般都要经历较长时间,感觉诊断较难。

记者:职业病是由于职业有害因素而导致的疾病,病因明确,难道没有相关资料就不可以进行职业病鉴定了吗?

戴俊明:职业病的病因明确,是由于劳动场所的职业性有害因素接触而发生的相应疾病。专家在研讨中也多次提到,不管是什么场所,他们是因劳动而发生的特定疾病,就应该受到职业病的认定。

近年来,国家相关部门对职业病的鉴定也高度重视。因此,《职业病防治规划2016-2020》(以下简称《规划》)要求:以农民工尘肺病为切入点,简化职业病诊断程序,优化服务流程,提高服务质量;加大投入力度,提升职业中毒和核辐射应急救治水平;充分调动社会力量的积极性,增加职业健康检查等服务供给,创新服务模式,满足劳动者和用人单位多层次、多样化的职业卫生服务需求。同时要求:到2020年,职业病防治体系基本健全。建立健全省、市、县三级职业病防治工作联席会议制度;设区的市至少应确定1家医疗卫生机构承担本辖区内职业病诊断工作,县级行政区域原则上至少确定1家医疗卫生机构承担本辖区职业健康检查工作。

职业病常见病种介绍

尘肺病  在职业活动中,由于长期吸入生产性粉尘并在肺内潴留而引起、以肺组织弥漫性纤维化为主的全身性疾病。主要的职业及工种是:金属矿山及非金属矿山开采、机械制造、冶炼、建筑材料、筑路业、水电业及其他如石碑、石磨加工、制作等。

铅中毒  铅对全身各系统和器官均有毒性作用,主要累积造血、神经、消化、肾脏系统。除此之外,对生殖系统及儿童的生长发育有一定的毒作用。接触铅的职业有:铅矿开采、金属冶炼、熔铅、熔锡;蓄电池制造与修理;印刷行业;油漆颜料生产与使用;焊接、造船;塑料制造、化工设备和管道的衬里、制造四乙基铅;陶瓷釉料、玻璃、景泰蓝、农药制造;制造合金、轴承合金、电缆包皮与接头、铅槽与铅屏蔽之修造;用于制造镇重物,如铅球等;军工生产等。

汞中毒  汞易透过血脑屏障,主要蓄积在脑干和小脑。有关金属汞的生产,例如汞矿的开采与汞的冶炼。制造:校验和维修汞温度计、血压计、流量仪、液面计、控制仪、气压表、汞整流器等,制造荧光灯、紫外光灯、电影放映灯、X线球管等;化学工业中作为生产汞化合物的原料,或作为催化剂等;以汞齐方式提取金银等贵金属以及镀金、馏金等;口腔科以银汞齐填补龋齿;钚反应堆的冷却剂等。

苯中毒  苯是一种有特殊芳香味的无色液体,易挥发,微溶于水,遇明火、高热极易燃烧爆炸,可经呼吸道吸入或皮肤吸收进入人体。如果工作中长期接触苯,有可能导致职业性苯中毒或职业性苯所致白血病等职业病。在苯的生产、使用、运输、储藏等过程中,作业人员都较易接触苯。苯在制鞋、制箱包、橡胶、医药生产等行业中应用较多。它主要用作蜡、油、脂、橡胶、树脂、油漆、喷漆和氯丁橡胶等的溶剂,是合成化学制品和制药工业的中间体,如苯乙烯、苯酚、合成橡胶、合成洗涤剂、合成染料、化肥、炸药以及农药等。工业汽油与甲苯、二甲苯中苯的含量可高达10%以上。

其他  还有正己烷、三氯乙烯等有机溶剂中毒,一氧化碳中毒、农药中毒等等。

本文受访专家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戴俊明副教授

本文作者为本报记者李文芳

摘自上海大众卫生报

 
打  印
 
关  闭
 



沪ICP备12031669号      沪卫(中医)网审[2013]第100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