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栏:
站内查询:
 
鼻咽癌治疗:“光照”带来新希望
  日期:2017-04-05

鼻咽癌离我们有多远?怎样“锁定”鼻咽癌?治疗鼻咽癌应如何使用放疗这把 “利器”?记者采访了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放射治疗中心副主任胡超苏教授。

诊断依靠“金标准

“世界卫生组织调查报道显示,全球有80%的鼻咽癌患者在中国,特别是华南地区,如广东、广西、福建、江西等省份是鼻咽癌的重灾区。在上海,每年新增的鼻咽癌患者约500例。鼻咽癌的发病年龄由20多岁开始,逐渐上升,45~60岁为最高峰。”胡超苏表示,“这种恶性肿瘤的发生与EB病毒感染、环境与饮食及遗传因素明显相关。”

鼻咽癌藏匿极其隐蔽,有时还会“声东击西”。咽隐窝是鼻咽癌的好发部位,癌细胞侵及破裂孔而进入颅内。胡超苏提示,60%~90%的鼻咽癌患者首次治疗时存在淋巴结肿大,肿块位于上颈部,无痛性逐渐长大,单个或者数个,质地较硬。不少人会误认为是淋巴结发炎,但经过抗炎治疗淋巴结肿块,效果往往不明显。有时,鼻咽癌肿块会压迫到咽鼓管而导致耳朵嗡嗡作响、听力下降,极易被误诊为中耳炎。经中耳炎常规治疗后,后期还会出现听力下降。当鼻咽癌肿块堵塞后鼻孔时,患者经常会感觉到鼻塞,很容易误认为是伤风感冒,但鼻咽癌引起的鼻塞症状往往进行性加重。当肿瘤向颅内生长而压迫神经导致面部麻木、咀嚼困难,患者经常会有面部痛觉过敏或者蚂蚁在脸上爬行的感觉;当肿瘤压迫动眼、滑车、外展神经时,患者向侧方向看会出现重影。

胡超苏称,一旦出现无痛性的颈部肿块、回缩性血涕、耳鸣与听力减退、鼻塞、头痛、颅神经损害症状、皮肌炎等症状,建议尽快前往医院进行纤维鼻咽镜检查。医生通过内窥镜查看鼻咽部的状况,若发现肿块或鼻咽部异常,可以直接提取异常组织进行病理检查。通过病理诊断,病理科医师不仅可以确诊是否为癌,还能够准确确定鼻咽癌组织分型,为临床医师制订治疗方案提供一个“金标准”。此外,对于有明确家族史的患者,应尽早咨询头颈肿瘤科医生,评估风险,并进行早期疾病筛查。

放疗成为狙击“利器”

由于鼻咽位于面部的中央,有一定的特殊性,病灶周围往往有重要的血管和神经,与脑组织极为接近,外科手术往往不能完全切除鼻咽部癌变组织。胡超苏指出:“绝大多数的鼻咽癌细胞对放射极为敏感,对早期的鼻咽癌患者,原发灶局限、未出现颈部淋巴结或远处转移,单纯放射治疗就足够,采用外照射或外照射加腔内近距离治疗的方法可以达到很好的疗效。”

胡超苏称,所谓的外照射就是用CT等影像学设备重建肿瘤三维结构,建成一个与肿瘤一致的放射线3D立体靶区,射线从不同方向对肿瘤照射,用计算机控制放射线的剂量,使较高剂量的射线精确集中在肿瘤上,用放射线最大程度地杀灭肿瘤细胞,保护肿瘤周围的正常组织免受过高剂量的辐射,实现精确制导、精确狙击。

临床研究证实:鼻咽癌I期病例经治疗后,5年生存率可达90%以上;II期病例治疗后的5年生存率也可达75%以上。

“照光”靶区重新勾划

“但是,除了I期、II期病例,局部进展期的鼻咽癌患者约占人群总数的70%,他们的治疗效果远不如那些早期患者。最常见的治疗失败主要有远处转移,这也是我们重点攻关的对象和领域。”胡超苏说,“鼻咽癌淋巴结转移规律大多从上至下渐进发展,跳跃性罕见,咽后淋巴结主要位于外侧组。”因此,在此次第8届全国鼻咽癌学术大会上,鼻咽癌“照光”的靶区勾划中,肿瘤医院鼻咽癌诊治中心探索一种既能提高疗效又能最大程度保护周边脏器组织的照射范围,并提出对中央组咽后淋巴结选择性照射的观点。  

“这样能够在保证疗效的前提下,减少口咽黏膜、咽缩肌的照射体积和照射剂量,最大限度保护咽缩肌,减少吞咽困难发生比例。”胡超苏说。

此外,多学科综合治疗也是攻克这一难题的趋势和方向。胡超苏称:“国内外学者将含顺铂的化疗方案引入鼻咽癌的综合治疗中,积极探索疗效最佳的综合治疗模式。结果显示,同期放化疗提高了5年生存率,在同期放化疗基础上加入诱导化疗或者辅助化疗能够进一步提高疗效。同时,放疗前的新辅助化疗较放疗同期化疗,能够降低化疗毒副反应,降低黏膜炎和呕吐发生比例。颞叶损伤的发生与分次剂量、放疗总剂量、照射容积和放疗间隔时间有关,在未来,我们也会进一步研究相关情况的发生规律和应对策略。”

本文受访专家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放射治疗中心副主任胡超苏

摘自上海大众卫生报

 

 
打  印
 
关  闭
 



沪ICP备12031669号      沪卫(中医)网审[2013]第100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