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栏:
站内查询:
 
诗词养身心 健康此中寻
  日期:2017-03-28

伴随《中国诗词大会》、《中华好诗词》等的热播,引发一股诗词吟诵的热潮,至今仍然余热未消。那些满腹诗书、出口成章的诗词爱好者,除了让人赞叹之外,也让更多人对于我国传统古典文化重新燃起敬仰之情与好奇之心。

那么,在浩瀚的诗词中,有没有关于健康的表达?那些诗人词人对于日常生活中的保健养生又有什么样的看法?为此,本报从古典诗词的海洋中精心寻找了一些与我们健康有关的作品,并请专家为我们解析,让我们从诗词中“颐养身心”

“身”的养护:饮食清淡睡眠优  起居规律古已有

南宋诗人陆游,当时堪称“高寿”:他的一生共走过85个春秋。而他在诗中也体现了自己的养生之道,对我们现代人而言,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陆游比较倾向于饮食养生,主张饮食以清淡为主,尤其喜欢喝粥。他曾专门在《食粥》中写道:“世人个个学长年,不悟长年在目前。我得宛丘平易法,只将食粥致神仙。”

对古籍颇有研究的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岳阳中西医结合医院针灸科副主任医师李昌植告诉记者:“食粥、喝茶、煲汤是南方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三水’,其中的食粥更为历代医家所重视。仅李时珍收录在《本草纲目》中的粥就有50多种,可见中医对喝粥的重视程度。

中医认为,喝粥有利于消化、增强食欲、防止便秘、调整肠胃等多方面的好处。对现代人来说,多喝粥也符合饮食清淡的健康标准,减少油脂、胆固醇等物质过多摄入。“五脏调则百病消,而丰盛的饮食会加重肠胃的负担,所以,平时还是以粗茶淡饭为宜。宋代朱熹也有‘大饥不大食,大渴不大饮’之句。粥类流质食物,老幼皆宜,味美香糯,营养丰富,容易被人体所消化吸收。当然,如果能根据自身的情况,在粥里加入一些其他食物,比如莲心、薏苡仁、花生米,或者羊肉、西洋参、胡萝卜等,更可以有祛病延年的功用。”李昌植说。

俗话说:“药补不如食补,食补不如觉补。”我们的古人也早就认识到睡眠对健康的作用。宋代王安石的《无题》有云:“花村幽窗午梦长,此中与世暂相忘。华山处士如容见,不觅仙方觅睡方。”

“其实,中医很早就认识到睡眠对人体的重要性。目前临床上发现,至少有几十种疾病都和长期睡眠不好有关,最常见的是人体免疫功能下降、代谢功能紊乱、引发抑郁和焦虑等精神症状等。现在的人们,不是不知道睡眠的重要性,而是面对快节奏的现代生活,不知道该怎么才能睡着。”李昌植说。

对于睡眠不佳或有失眠倾向的人,李昌植建议可以从几方面进行调整:“首先,制订一个固定的作息时间表,保证规律的睡眠时间,每天尽量在同一时间起床和就寝,即使周末也不要放纵自己,让自己的身体非常清楚地知道,什么时候该起床、什么时候该睡觉,这样自然就不会失眠了;其次,为自己创造一个良好的睡眠环境,如保证卧室黑暗、干净、通风和适宜的温度,以及柔软舒适的枕头、棉被,这对睡眠质量有很重要的作用;第三,睡眠前几小时内,尽量远离咖啡和烟酒,因为它们会使人的神经系统处于兴奋状态,从而使人很难入睡或影响睡眠质量。总之,我们记住中医所提倡的,在睡觉前做到‘不过饱、不过点、不过思、不过动、不受风’。”

“饮食有节,起居有常,不妄劳作”,这是我国古代养生理论的金标准。明代名医龚廷贤活到92岁,他写的《摄养诗》是根据多年从医治病、保健养生的实践,归纳出一套有关“吃喝玩乐”的科学规律。诗的全文如下:“惜气存精更养神,少思寡欲勿劳心。食惟半饱无兼味,酒止三分莫过频。每把戏言多取笑,常含乐意莫生嗔。炎凉变诈都休问,任我逍遥过百春。”

对此,李昌植介绍,《黄帝内经》中提到“因天之序”,人的生活习惯要符合自然规律。比如,子时(23:00~      1:00) 要睡觉,以保护阳气;丑时    (01:00~ 03:00),肝经当令,应当熟睡,养好肝血;寅时(03:00~05:00),肺经当令,肺的工作是分配气血给其他脏器,这时要进入深度睡眠;卯时 (5:00~7:00),空腹喝水以排出毒素;辰时(7:00~9:00),要吃营养均衡的早餐;巳时(9:00~11:00),是工作学习的第一个黄金时间……参照《黄帝内经》的道理,将这个时间表制订好,并坚持执行,一定能收到很好的养生效果。

“中医所讲的‘精气神’,这是抽象的,用现代的仪器检查不出来,我们怎么理解?如何才能达到那样一种身心良好的状态?其实很简单,《黄帝内经》就有答案:起居有常。”李昌植说,“古人提倡按时作息,避免贪睡,也避免熬夜透支。昼则寤(醒),夜则寐(睡),这种生理状态是与生俱来的,也是人类适应自然规律的表现。天体的运行、阴阳的变化,促成了昼夜的交替,所谓‘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正是古人起居有常的最好写照。顺应四时节律,调整作息时间,早睡早起,平行起居,能调节体内阴阳平衡,调和脏腑气血,使血脉和畅,精力充沛。”

“心”的分寸:怡情养性可解忧  豁达坦荡不易愁

怡情养性、清心寡欲,古来就是延年益寿的良方。比如,东晋陶渊明的《饮酒》诗曰:“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

而我国四大古典名著之一的《红楼梦》中,曹雪芹一首《好了歌》也同样耐人寻味:“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娇妻忘不了!君生日日说恩爱,君死又随人去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

心中太多枷锁、太多负累、太多牵挂,难免身心俱疲。岳阳医院针灸科副主任医师李昌植介绍,明代有位养生家名叫高濂,曾说过这样一番话:“只知养形,不知养神;只知爱身,不知爱神。殊不知形者,载神之车也,神去人即死,车败马即奔也。”

“我们提倡清心寡欲,但前提是正确理解。”李昌植说,“清心,不是无心,而是要尽可能减少‘贪’(贪爱)、‘痴’(愚昧痴迷)、‘嗔’(嫉恨与损害他人的心理)、‘慢’(傲慢自负)之心,因为这些心态都是产生恶行的根源。而寡欲,不是无欲,是让人尽量减少酒、色、财、气之欲。从心理养生的角度来说,应不妄贪求、寡欲恬情。也就是说,不追名逐利,不任意妄为,视金钱、地位等为身外之物,唯有心胸坦荡,我们才能更好地工作与生活。”

人有喜、怒、忧、思、悲、恐、惊的情志变化,亦称“七情”。“《黄帝内经》反复论述不良的精神心理状态对人体脏器所造成的损伤,正是基于这种对情志与健康密切相关的正确认识。中医历来认为,人体是一个完整的整体,突然而剧烈的情绪波动会影响身体脏器的改变,甚至引发疾病,这就是中医认为的情志病。中医认为,七情是人体对外界的不同反应,是生命活动的正常现象,但在突然、强烈或长期的刺激下,超过了正常的生理活动范围,就会损害到具体的器官,如怒伤肝、喜伤心、思伤脾、忧伤肺、恐伤肾等,此时就会成为致病因素。因此,学会自我调节心理变化,保持豁达的心胸、乐观的情绪、积极的人生态度,这是养生的第一要求。”

诚如宋代文豪苏轼的《定风波》所言:“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李昌植说:“人生在世,这些情志变化贯穿在生活之中。避免过激的较好方法是:遇事要镇定自如,冷静对待目前的复杂事情;事情过后,也不要把它长期放在心上,自寻苦恼。培养乐观的人生态度,提高心理上的抗逆能力。淡泊宁静,知足常乐,将人生的忧喜、荣辱、劳苦、得失视为过眼烟云。万事只求安心,保持精神内守,人则长寿。”

    当然,对于老年人而言,随着年龄增长,疾病频繁出现,总有“大不如前”之感,难免影响心理。但正是在这样的时候,更加要注重心理调适。唐代白居易的《自觉》一诗中这样说:“畏老老转迫,忧病病弥薄。不畏复不忧,是除老病药。”对此,李昌植这样认为:“越是怕老,越是觉得自己‘老得快’;越是害怕疾病来袭,就容易被疾病击垮。所谓‘心病还须心药医’,从一定程度上而言,精神乐观能治百病。”

我们不妨来看看三国时期的曹操在《步出夏门行·龟虽寿》中写道:“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无独有偶,宋代苏轼亦在《浣溪沙》中这样说:“谁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休将白发唱黄鸡。”而北宋名家程颢的《春日偶成》,更是给人以启示:“云淡风轻近午天,傍花随柳过前川。时人不识余心乐,将谓偷闲学少年。”

“对于老年人和即将迈入老年的人群而言,不妨学会把老年当作一个新的阶段,开始一段新的旅程。”李昌植认为,“青春的本质不再是粉面桃腮、朱唇红颜,而是坚强的意志、勇敢的精神和饱满的情绪。自然的力量是无法抗拒的,人总是要慢慢走向生命的尽头。但只要你能保持年轻的心态,就能延缓衰老。人活着,其实就是活个心态——心态年轻,人就永远年轻。”

“宅”的艺术:动静结合乐无休 家庭和睦助长寿

讲到诗词中的保健养生,李昌植补充,还有两点也值得注意:动静结合与家庭温暖。用现在的网络流行语来说,这可是“宅”的艺术。

“闲扫萧斋静扫蝇,修行何必定如僧。”这是清代诗人袁枚在《偶成》中的诗句。他主张动静结合,在读书间隙不妨做点清扫书斋等事,既可活动筋骨,又可创造清洁的环境。

“袁枚享年82岁,被誉为‘一代文星兼寿星’。他的养生观点值得借鉴,就是要把动静有机结合起来。”李昌植说,“凡事不可太过,也不可不及,要讲究张弛有度。我们人体的运动也需要有常有节,动静结合,形劳不倦,才能有益于健康。人的生活、生存依赖于自然环境,人体随着生、长、化、收、藏的自然规律变化,也进行不断地调整。四时寒热的更替和运行,任何人也不能违背。”

如何做到动静结合呢?李昌植认为,培养良好的兴趣爱好十分重要,这会让每个人的生活都变得多姿多彩,而且倍感丰富。

“古人讲‘读书悦心,山林逸兴,可以延年’,其实说的就是无论动或静,都要找到属于自己的兴之所在。”李昌植说,“比如,我们可以每天抽一点时间读读自己喜欢的书籍,陶冶身心,学习知识;同时,我们也可以多结交良朋益友,通过交友来调节心理、愉悦身心,消除孤单、忧郁、焦躁等不利于健康的情绪。又如,我们可以练练书法。书法既是一项健身活动,又是一门艺术。常练书法,对于治疗神经衰弱、精神萎靡、手臂发麻、腰酸背痛甚至动脉硬化等疾病,都具有较为显着的疗效。”

尤其对于老年人来说,动静结合的乐趣爱好更加有益于晚年的健康生活。

“我建议老年人可以常和孙辈等孩子一起玩耍,让孩子那天真活泼的童趣渗透到自己的生活中,保持一种孩子般的心理状态,这是一种幸福。”李昌植说,“从另一方面来说,也是通过天伦之乐,让老人感受到家庭温暖——这对于老年人的身心健康而言,极为重要。”

唐代“诗圣”杜甫在《江村》一诗中这样写:“老妻画纸为棋局,稚子敲针作钓钩。但有故人供禄米,微躯此外复何求?”杜甫一生,经历了颠沛流离,备受艰辛困苦的折磨,但幸运的是家中有老伴体贴、小儿亲昵,给他以巨大的支撑。对此,李昌植说:“这是杜甫的肺腑之言,温馨的家庭生活可以带给一个人源源不断的动力,让他在一种纯厚的情感中获得慰藉,更可以让一个人的晚年生活变得无比幸福、欣慰与满足。”

“家和万事兴”是我国根深蒂固的传统观念之一,“宅”的艺术,也正是“和”的艺术。“和睦是家庭生活的基石,也是每个家庭成员要遵守的生活规则。我们应当学会与家人坦诚相待,在同一个屋檐下,大家相互包容、相互理解、相互沟通。和睦而温暖的家庭,无论对自己、对家人乃至对社会而言,都有良好的健康促进作用。”李昌植表示。

诗中还有哪些养生法?

静坐养心

唐代诗人白居易在《负冬日》中写道:“杲杲冬日出,照我屋南隅,负暄闭目坐,和气生肌肤。初似饮醇醪,又如蛰者苏。外融百骸畅,中适一念无。旷然志所在,心与虚空俱。”

诗中描写了静坐养生之法,对此,李昌植介绍,静坐确实可以养生,方法是:把右足垫在左腿下,左足放在右腿上,手掌心向上,放在小腿上,空气由鼻吸入呼出,颈部自然挺直。静坐时要调息,呼吸应该细长深远,不可急促,可以试着专注想象一个画面、一种声音或只注意自己的呼吸声,这样可以让人心神宁静。刚开始练习时,每次以15~30分钟为宜,逐渐增加到1小时。

梳头保健

苏轼在其所编的《苏沈良方》中写道:“羽虫见月争翩翻,我亦散发虚明轩。千梳冷快肌骨醒,见露气人霜逢根。”而陆游也在《杂赋》中写道:“觉来忽见天窗白,短发萧萧起自梳。”

在这其中,都提到了梳头。对此,李昌植介绍,这是历史悠久而又简便可行的梳头保健法。其理论基础是中医经络学,中医认为,头部是“百脉之宗”。因此,梳头能刺激头部皮肤,起到良好的按摩作用,有利于改善头部的血液循环和营养代谢,对神经衰弱、神经性头痛、脑血栓等疾病有一定的防治作用。

摘自上海大众卫生报

 
打  印
 
关  闭
 



沪ICP备12031669号      沪卫(中医)网审[2013]第100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