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栏:
站内查询:
 
中国的粥文化
  日期:2017-03-20

自古以来,粥是中国广大地区居民喜爱的主食形式之一,《周书》说:“皇帝始烹谷为粥”,表明中国人民食粥的历史已十分久远。

粥有稠厚、稀薄之不同,在古代,其名称也有别。《广雅》称粥之厚者为“鬻”,唐代经学家孔颖达则认为“稠者曰糜,淖者曰鬻”。

食粥之益处,清代黄云鹄《粥谱》说:一省费,二津润,三味全,四利膈,五易消化。其实,从更宽广的角度来看,食粥至少有六方面的意义和作用,即:敬老、节约、救荒、疗疾、养生、美食。

《礼记·月令》载:“仲秋之月,养衰老,授几杖,行糜粥饮食。”《汉书·武帝纪》载:“民年九十以上,已有受粥法。”表明春秋战国时期到汉代,政府规定供应粥食作为奉养高寿者的一种福利。然而,后来此种规定未能得到切实贯彻,《汉书·文帝纪》载:“诏曰:今闻吏禀,当受鬻者,或易陈粟,岂称养老之意哉!”指出操办煮粥人员作弊,把陈仓米取代新米煮粥供应寿高老人,已失去尊老、养老的原意。

人们长时期以粥代替饭食,其节约意义是不言而喻的。从另一角度而言,食粥与家贫有密切联系。宋代秦观“日典春衣非为酒,家贫食粥已多时”的诗句,以及黄云鹄《粥谱·序》中所说的“吾乡人讳食粥,讳贫也”,都是此种情况之写照。

食粥不仅能疗疾,而且还可养生,这是中国古人的又一宝贵认识和经验。北宋诗人张耒《粥记》写道:“每晨起,食粥一大碗,空腹胃虚,谷气便作,所补不细,又极柔腻,与肠胃相得,最为饮食之良。”南宋诗人陆放翁的《食粥》诗中,对粥的养生之功说得更加明白:“世人个个学长年,不悟长年在目前,我得宛丘平易法,只将食粥致神仙。”清代养生家曹庭栋在其《养生随笔》中,大为推崇食粥的养生价值,认为“粥能益人,老人尤益”,故主张老人应把粥品作为常食,并且,他特在书中列出了具有养生疗病作用的粥品一百种。

中国地域辽阔,各民族习俗不尽一致,各地民间用白米配以各种食物、果子合煮成的粥品,五花八门,名目繁多,诸如赤豆粥、绿豆粥、红枣粥、薏仁粥、莲子粥、花生粥、甘薯粥、韭菜粥、羊肉粥、鱼生粥、海参粥、腊八粥……等等,它们有的是美味小吃,有的则是兼有美食、美容、健身作用,真是风味纷呈,功效各异,不胜枚举。

历史上,由于旱灾、水灾、虫灾以及战乱等,导致粮食歉收的情况是累有发生,对于灾民的慈善措施之一,首先要解决其饥馑,而供应粥食则是最为简捷的应急办法,对此,中国历代史书及文献有颇多记述。《南齐书·刘善明传》:刘善明家有积粟,因青州饥荒,躬身饘粥,开仓以救乡里,幸获全济。人名其家田曰“续命田”。《明史·蔡清传》引述林希元《荒政丛书》所载,嘉靖八年救荒“六急”之一为“垂死贫民急饘粥”。明代耿橘《荒政要览·条议荒政煮粥》提到:荒年煮粥,全在官司处置有法,就村落散设粥厂。而《明史·王宗沐传》还详细列出“赈粥十事”。可见,粥食对于荒年灾民赈饥,作用极大。

食粥疗疾,历代文献均有不少记述。两千年前,《黄帝内经》的《素问·玉机真脏论》记载说:“浆粥入胃,泄注止,则虚者活。”被尊为“医方学之祖”的汉代名医张仲景,高度赞赏食粥辅助疗病之效,他在《伤寒论》第一首方剂“桂枝汤方”中即提出:“(桂枝汤)服已须臾,啜热稀粥一升余,以助药力。”明代韩懋《韩氏医通》记述了他采用食粥疗病的验案:“一人淋,素不服药,予教以专啖粟米粥,绝他味,旬余(病)减,月余痊。”古代中医还把粥食作为患病初愈者进一步康复的食疗。明代名医吴有性在《瘟疫论》中,力主“……大病之后,客邪新去,胃口方开,宜先与粥食,次糊饮,次糜粥,次稀饭,尤当循序渐进”。清代医家王士雄《随息居饮食谱》称许:“病人、产妇,(粳米)粥养最宜,以其较籼为柔,较糯不粘也。”如将米与不同药物合煮成各种药粥、菜粥则疗病作用更大更广,清代医家章穆《调疾饮食辩》说:“粥能滋养,虚实百病固已。若因病所宜,用果、菜、鱼、肉及药物之可入食料者同煮食之,是饮食即药饵也,其功更奇更速。”

中国古人在煮粥喝食粥的历史中,还有过某些轶闻趣事。

晋代名人魏咏之,患先天性唇裂(兔唇),经殷仲堪帐下名医为他施行“割而补之”的整形手术后,遵医生之嘱,吃了一百天粥,此事见于《晋书·魏咏之传》中,这是古代中医成功施行修补兔唇之美容术的最早记载。

古代文献里,谈及白居易受赏“防风粥”之事。《金銮记》说,白居易任职于翰林院时,皇帝曾赐他“防风粥一瓯,食之口香七日”。吃过防风粥之后,“口香七日”,显然是太过夸张了。不过,既然防风粥能被皇帝作为赏赐之品,表明此粥之非同寻常。

《新唐书·李勣传》也记述一则煮粥的故事。据载,唐代大将军李勣晚年服侍患病的姊姊,亲手为姊煮粥,但因李勣长期军旅与做官,对煮粥炒菜之类家务十分生疏,且自己年事也高,煮粥时不留神,自己的长须竟然被炉火焚及,勣姊知悉后,即戒止李勣以后不可再为姊煮粥了,李勣回答说:“姊多疾,而勣且老,虽欲数进粥,尚几何?”坚持继续煮粥侍候姊姊。因此,后人把兄弟姊妹之间真挚深厚的感情,喻为“煮粥焚须”,洵为历史名人煮粥之佳话。

北宋著名政治家、文学家范仲淹也有一则十分感人的食粥故事。他的少年与青年时期,都是在清贫生活和刻苦攻读中度过,在该期间,他每日三餐吃的常是腌菜粥。据《范仲淹年谱》载,他22岁时,读书于长白山,每天把粥盛于一器皿内,午餐吃一半,早、晚餐为另一半。菜则是“断齑数茎,入少许盐以啖之,如此者三年”。范仲淹27岁时,就学于南都学舍,仍然以腌菜粥度日。有一“留守”官之子也就学于此,目睹范仲淹之苦况,回家禀告父亲,其父即把官府饭菜嘱咐儿子送给范仲淹。但范仲淹始终不碰这些饭菜。“留守”的儿子见此情后,对范仲淹说:我父亲听说你很清苦攻读,特让我带可口的饭菜赠送你,而你一直不肯吃,是否“以相浼为罪乎”?范仲淹深表谢意地回答:“非不感厚意,盖食粥安之已久,今遽享盛馔,后日岂能啖此粥乎!”他正是为了日后自己仍能吃得起苦,所以没有接受“留守”赠送的美食。从这点也可看出,范仲淹后来的成就和他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传世名言,同他青少年时期清贫生活和刻苦奋斗的磨炼,不无有着密切的渊源。

以上所述,虽属点滴,然而却从不同的侧面,反映出中国粥品与粥文化的丰富多彩。

摘自上海中医药大学微信公众号

 
打  印
 
关  闭
 



沪ICP备12031669号      沪卫(中医)网审[2013]第100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