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栏:
站内查询:
 
“两会”上,那些与健康相关的话题
  日期:2017-03-15

种一口牙相当于一辆宝马车 国外药国内上市慢引发关注

委员建议:加快医疗器械国产化

“目前医院最贵的牙植体8万元一枚,种一口牙相当于一辆宝马车。”3月4日上午,在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医卫45组小组讨论会上,华西口腔医学院主任医师周学东的发言把大家的讨论带入了高潮。

周学东在发言中说,很多人都感到,看牙花费比较高。可这种贵并不是因为医生的诊疗费用高,而是耗材费用比较高,临床使用的耗材有80%以上依赖进口。比如,目前在我国医院临床中使用的牙植体,最贵的来自瑞士,其价格高达8万元一枚。这是什么概念?一个人如果种一口牙,其价值相当于一辆宝马汽车。但是让人遗憾的是,这辆宝马汽车并没有开在马路上,而是被“含”在了嘴里。

“我们呼吁加速推进医疗器械的产业化,特别是医疗产业的国产化。”周学东说。

谈到医疗器械产业化的话题,全国政协委员、阜外心血管病医院院长胡盛寿表示,我国医疗器械的市场总量大,但创新水平不高,特别是高端医疗器械基本依赖进口,不能适应目前我国大力推进的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他认为,加速推进医疗产业的确势在必行。

部门回应:做好药品审批工作,实行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制度

3月5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首次全体会议结束后,国家食药监总局局长毕井泉在“部长通道”接受了与会记者的采访。

对于一些外国药品无法及时在中国上市的问题  毕井泉认为,确实存在有些药品在国外上市在国内未上市的情况。这是多方面原因导致的,有制度方面的,比如现在规定,药品要在国外结束一期临床试验后,进入二期试验才到中国来申请,所以会晚一些。此外,有些支持产权保护方面的政策不落实,让国外企业在中国上市有顾虑;医保报销政策调整等,让他们担心收不回成本。再加上本身药品审批时间长,药品审批中心人员近年来已有增加,有提高但也有差距。

“现在正积极与有关部门协调想办法。”毕井泉说,对于不尽合理的要求,能取消尽量取消;同时进一步完善知识产权保障制度,并增加力量提升审批效率。目前药品审批积压有了明显改善,从以往的22 000件已经减少到了8 000件。同时,医药产品报销目录也有调整,以便有利于外国药品进中国上市。

对于实行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制度  毕井泉说,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制度是国际通行的制度。我国过去药品临床试验的一二三期,只有企业能够申请。实行药品上市许可人制度后,有利于激发科研人员的积极性,由过去卖青苗变卖半成品、成品,价格就不一样了。

同时,药品上市持有人制度,意味着取得上市许可的持有者要对药品承担全部法律责任,药品生产企业受持有人委托进行药品生产,法律责任由上市许可持有人承担,经销商也是受许可持有人委托进行药品经销。这个制度对于解决现在药品生产企业小散乱、流通企业小散乱的问题,都有巨大的促进意义。

毕井泉介绍,2015年年底,全国人大已经授权国务院在10个省市试点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试点,希望能尽快在全国实施该制度。

社会上对中医药的“杂音”不少 中医药话题热度不减

代表痛心:一些不懂中医药的人底毁中医药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3月4日做客“2017新华网全国两会特别访谈”时说,一些不懂中医药的人诋毁中医药,让人痛心。

张伯礼认为,推动中医药发展面临两个最大的困扰。一是中医药工作者本身思想需要再解放。中医药研究要欢迎各个学科参与,要主动学习先进知识、技术,来研究发展中医药;中医药不是中医人的,它是中华民族的,甚至是世界人民的。同时,张伯礼希望中医药发展获得更加包容的空间。他说社会上对中医药的“杂音”往往是不懂中医药的人发出的,他们或者是断章取义,或者是一知半解,说一些不负责任的话。中医药是五千年的精华,在产业发展、防病治病、文化交流等领域都显现出价值。他说,不懂中医药的人诋毁、抨击中医药,让人非常痛心。

如何发展?提升中药材整体质量水平

对于中医药该如何发展的问题,全国人大代表、天士力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闫希军提交议案,认为应将中药国际化的创新成果,融入我国自主创新和竞争优势的国家力量建设,有助于我国从制药大国向制药强国迈进。而为了提升中药材整体质量水平,应加快推进中药材第三方检验检测体系建设。

委员建议:发挥中医药慢病防治优势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吴以岭对如何发挥中医药优势促进健康服务产业发展向“两会”提案。他认为,应当遵守《中医药法》,发挥中医药特色优势,开展高血压、心脑血管病、糖尿病、恶性肿瘤等慢病防治。为此,他提出以下建议:

1、以中医养生文化指导健康人群预防慢病。这就是中医所说的“治未病”。中医养生文化源远流长,在历史发展中逐渐吸收、融合、汇通了儒家、道家、佛家、医家等各个养生派别理论,既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又能很好地应对现代生活中不断出现的养生问题。以“通络-养精-动形-静神”通络养生八字经为指导,构建针对慢性病的预防性服务体系,开发一系列针对性的养生项目和健康产品,加强中华健康养生文化科普教育,倡导建立科学、完善、系统的健康生活方式,从源头减少心脑血管病、糖尿病、肿瘤的发病率。

2、发挥中医药优势实现慢病早期防治。中医讲究“既病防变”,就是强调对疾病的早期防治以减轻病情的发展。以心脑血管病为例,通络阻抑心血管事件链:未病先防——健康人的健康养生防病,亚健康状态调整以减少三高发病风险,加强一级预防控制三高,减少血管病变的发生;既病防变——如已经发生动脉硬化斑块,中医药早期干预、抑制、稳定易损斑块,便可有效减少急性心脑血管事件的发生;病后防复发——得过心梗、脑梗的患者加强防治,减少再次发病。

3、发挥中医药在慢病急性期治疗中的优势。慢病患者的急性期治疗是整个慢病防治体系的重中之重,直接关系着患者的生命安全,及时有效的治疗措施则可以显著降低患者的死亡率,中医药在这一治疗环节中仍有其独到优势。以急性心肌梗死为例,研究显示,急性心梗患者介入术后配合服用中药通心络胶囊,取得的疗效比单纯服用西药高出20%,明显增加心肌血流灌注及微循环血流灌注,明显改善心脏功能。因此在急性心血管病中也应加强中医药干预研究。

4、应用中医药提升慢病患者康复治疗效果。中医药在慢性病康复治疗领域有着悠久历史和丰富内容,许多中医康复疗法包括传统体育康复法、气功康复法、自然疗养康复法、传统物理康复法、针灸康复法、按摩康复法等的疗效都行之有效,许多中药药物在加快慢病患者痊愈进程、提升康复治疗效果方面的作用也得到了众多研究的支持。因此,加强慢病康复治疗中医药特色优势的发挥,进行辨证施调、辨证施护,对于提高慢病康复治疗效果、降低致残率具有重要意义,在我国医疗卫生体系建设中应重视和加强中医药康复治疗服务。

如何让二孩家庭想生敢生? 关心二孩政策红利的实现

“全面两孩”政策实施已经一年,很多家庭迎来第二个宝宝,也有一些家庭把生二孩视为“甜蜜的负担”,更有不少家庭选择坚决“不生”。如何解决育龄女性后顾之忧,让二胎家庭想生、敢生、乐意生?是本届两会代表热议的话题。

代表建议:二孩环境下,完善助产士体系

来自上海的全国人大代表顾晋在发言中建议,在全面二孩的大环境下,我国应完善助产士体系,加强对母婴健康的保护。

他认为我国目前的助产士体系存在很大问题。主要有以下几方面:第一,数量不足。统计显示,即使把产科医生也计算在内,我国助产士占人口比为0.09%,仅相当于安哥拉、马里等国家的水平。第二,文化程度比较低,86%的助产士最高学历为大专及以下,而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助产士为本科及以上学历。第三,培训基地覆盖不够。全国共有9个基地,至今只完成了271人的培训。第四,缺乏独立的职称体系,不利于培养专业、称职的助产士。第五,缺乏全国性、专业性的法律法规,存在大量法律空白。

他提出四个方面的建议: 高等教育学科中开设助产士专业,包括大专、本科、研究生,有条件的还可设立博士;推动有关方面开展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增加政府经费支持,加快人才培养;推动国务院、卫计委、人社部等建立助产士职称体系。 建议全国人大会同有关部门对母婴保健法进行修订、补充,增加母婴保健从业人员责权利的章节。

出台配套措施,消除女性后顾之忧

“一些非公企业、私企员工,有可能担心因为生二胎被公司辞退。如果1~3岁公共托育服务跟上,会解决很多家庭的甜蜜负担。” 全国人大代表、安徽省妇联主席高莉今年带去了5个与“二孩”相关的建议。她认为,国家层面应该出台相关配套措施,利用好社区、学校等公共优质资源好,让女性生完孩子可以愉快地回到工作岗位,而且孩子能够在学校里从小得到早期教育。此外,这种公共服务更应该照顾到低收入家庭。

来自高校的卢凌代表最关注60、70后赶在生育期末端的高龄女性生育问题。对于这些高龄产妇来说,她们曾经为国家的计划生育政策做出贡献,也承担了一定的风险,而她们已经错过了最佳生育期和抚养期,不仅为孩子的教育问题担忧,还会担心孩子的健康问题。她建议计生部门以及财政部门,应共同出台政策,免费给这些高龄产妇提供孕期保健救助。她同时认为,国家应该对生二胎女性给予生育假奖励,在一胎法定生育假基础上适当延长一些,同时也给男性一定时间的假期,否则生活和工作无法兼顾。“如果二胎放开以后,相应的配套措施和设施跟不上的话,就达不到预期效果。”

对于育龄女性的职业焦虑问题,全国人大代表、安徽省话剧院院长朱海燕认为,国家应该出台配套措施,严格遵照劳动法,让女性生完二孩后回去公平就业。只要能够切实保护女性权益,就能大幅提高女性再生育意愿,让更多家庭享受到二孩政策的红利。

部门回应:卫计委将认真抓好落实

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李斌8日在“两会部长通道”接受采访时表示,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适应实施全面两孩政策,加强生育医疗保健服务。一是要增加服务资源供给。继续加大投入,加强省、市、县妇幼保健机构建设。通过医院内部挖掘,进行调剂,增加产科床位,再通过对口帮扶、下基层等措施,“十三五”期间,会增加产床8.9万张,基本能够满足生育需求。二是要提高救治能力。三是要加强紧缺人才的培养。四是打造全程服务链。

李斌表示,不光是医疗卫生服务的问题,还涉及到幼儿园、托儿所服务,涉及到教育、收入,包括女性就业等社会政策和家庭政策的支持。相关部门都在认真研究解决这些配套政策问题。她介绍,政策方面的利好消息今后会多起来,鼓励按政策生育的相关政策将逐步完善。

分级诊疗如何实现?基层要发挥健康守门人的作用

分级诊疗作为深化医改的主要措施,在两会上也成为代表委员关注的热点话题。分级诊疗,简单讲就是为患者设定合理的诊疗流程,使其得到适宜诊疗照顾的最佳途径。现在看来,这条途径还不那么畅通,怎么办?

部门回应:家庭医生签约服务

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在“部长通道”接受记者采访时回答:要解决好群众看病难的问题,治本之策还是要靠改革,要通过改革体制机制,建立分级诊疗的制度,这也是中国特色基本医疗制度的首要的一个制度。

基层要发挥健康守门人的作用,首诊在基层、小病在基层、康复在基层。怎么发挥它的作用,让群众信得过,一方面要加强基层医疗机构的建设、人才的培养,同时要抓住一个抓手,这就是家庭医生的签约服务。

去年在300多个城市开展了这方面的试点,也总结了各地的一些好经验和做法。通过家庭医生团队和住区居民开展签约服务,使得老百姓愿意在基层看病。比如上海的经验就是“1+1+1”,力争让每个居民都有一个家庭医生,有一个二级医院,再有一个三级医院相联系。

委员建议:医保差异化支付引导分级诊疗

今年“两会”,全国政协委员、安徽医科大学呼吸病研究所所长刘荣玉带来了《关于加快分级诊疗制度的建议》,为进一步推动分级诊疗建言。

她认为,我国目前的分级诊疗制度还存在很多问题,让不同程度的疾病在不同级别的医疗机构中完成的“分级诊疗”,是医改的重要内容。为此,她建议,建立分工明确的医疗服务体系,形成医疗资源共享和优势互补,让医院间发挥各自优势,三级医疗机构提供急危重症和疑难杂症的救治层医师培训;二级医疗机构优化结构,改造成“大专科、小综合”医院或慢病专科医院,提供常见病多发病的治疗、急危重症抢救及疑难杂症患者的上转工作;一级医疗机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乡镇卫生院)则提供“常慢多”病的首诊、分诊、慢病管理和预防、老年病长期护理等服务。

“通过医保制度引导分级诊疗”,刘荣玉建议,完善各级医疗机构的医保差异化支付政策,降低基层医疗机构医保报销准入门槛、报销比例,制定好医疗费用“分级”定价。同时,建立和完善“医联体”,完善居民电子健康档案和电子病历数据库。落实县级医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制度,加大资金扶持,提升基层医疗机构的服务能力。通过义诊、讲座、健康教育咨询、社区宣传展板等形式,宣传“小病在社区、大病进医院、康复回社区”的科学就医观念。

摘自上海大众卫生报

 
打  印
 
关  闭
 



沪ICP备12031669号      沪卫(中医)网审[2013]第100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