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栏:
站内查询:
 
焦虑的苦熬谁能懂
  日期:2017-02-22

马上就要汇报工作,PPT还在“脑中飞”,怎么办?要考试了,可复习重点依旧一字未看,怎么办?上台发言,众目睽睽之下,如何不紧张?你是否正在因为忘记带手机而坐立不安,你的母亲却喋喋不休地警告电子产品的各种疾病风险。我们的每一天都在这样的自我疑问、烦恼和忧虑中度过。于是,现代人都自称自己有“焦虑症”。什么是焦虑?对于人们而言,它是敌是友?何燕玲称,其实,焦虑的苦熬,每个人都懂。

适度焦虑有积极意义

何燕玲介绍,中医上常说“人有七情六欲”,这里的“七情”具体指喜、怒、忧、思、悲、恐、惊这七种情绪。在“七情”中有三个字和焦虑有关,分别是“思”、“恐”、“惊”。俗话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思虑是每个社会人在生活中必不可少的情绪;恐惧是当人们遭遇危险的时,人体的自我保护情绪;而“惊”是指紧张情绪。

“其实,紧张并非一种不良情绪,而是一种兴奋的状态。它能促使我们发挥自身能力,可以调动人们身体各个机能不断迎接挑战。如竞技运动员在发令枪响的那一刻犹如离弦之箭冲出。在此之前,他们一直是保持在高度的紧张状态中。在这个状态中,他们的肌肉绷紧,快速地进入一种竞技状态,因此有了良好的临场发挥。”何燕玲说,“又如不少学生会觉得在考试前几天,整个人一下子紧张起来,书一下子‘读进去’了。其实是因为这种临考状态让大脑皮层高度紧张,注意力高度集中。”

由此可见,紧张状态是人体必备的一种能力。焦虑也是人类在与环境作斗争及生存适应的过程中发展起来的基本人类情绪。

“在应激面前适度焦虑具有积极的意义,它可以充分地调动身体各脏器的技能,适度提高大脑的反应速度和警觉性。只有具备某些病理性特征,同时对人们社会功能造成影响时,才成为病理性焦虑。”何燕玲说。

三个“拐口”让焦虑失控

既然焦虑是人们常有的情绪,那么,为什么又称其为“焦虑症”呢?何燕玲介绍,那是因为焦虑情绪遭遇了三个“拐口”。

首先,当思虑失控,无法停止,于是人们不再有效思考。其次,当惊恐固定,无法抹去,于是防御变成问题,而当紧张持续,无法放松,人们就不再发挥能力。“当焦虑情绪遭遇三岔口,误入了歧途,从‘防御’变成了‘回避’时,病理性的焦虑应运而生。”何燕玲说。

“焦虑分为两种:一种是正常的焦虑,它往往事出有因,是可以理解的、适度的。如果是没有明确至焦虑因素,或者虽然有原因,但反应过度,又或者这种焦虑一直持续或者反复出现,这就是病理性的焦虑。”何燕玲举例,“比如在街上,一辆车擦身而过,人一紧张,反射性地躲避,这是正常的反应。但在那之后,他一旦上街听见汽车鸣笛就会产生紧张,导致不敢过马路,这就是病理性的焦虑了。”

病理性焦虑是“大家族”

何燕玲介绍,病理性焦虑是一个“大家族”,有这样几个“成员”:广泛性焦虑障碍、惊恐障碍、广场恐惧症、社交恐惧症、特定恐惧症、创伤性应激障碍、急性应激障碍,以及躯体疾病所致的焦虑障碍,如甲亢引起的焦虑,还有物质所致焦虑障碍,如免疫治疗引起的焦虑、饮酒引起的焦虑。“大家常说‘借酒消愁愁更愁’。这里的‘愁’就是一种焦虑。”何燕玲说。

那么,病理性焦虑症有哪些表现呢?何燕玲介绍,最常见的是广泛性焦虑(慢性焦虑),它往往并不是聚焦于某个目标或者某件事,世间万物都可以成为焦虑的内容。

“我们经常可以听见一些类似的抱怨:‘妈妈怎么什么事情都要担心,今天谁回来晚了?今天为什么外面下雨了?’对于这类人来说,任何鸡毛蒜皮的小事都会引起他们的焦虑,其表现关注度和事实严重程度往往不一致。由于这样的人时刻处于一种紧张状态,肌肉崩紧,所以长时间处于极度疲劳的状态,同时伴有睡眠障碍,或特别容易烦躁,这样的症状往往持续几个月甚至半年以上。”何燕玲说。

“第二种焦虑症的类型称为‘惊恐发作’。”何燕玲称,“这是一种急性焦虑,往往来势汹汹,而且反复发作。发作时通常伴有强烈的恐惧或不舒服的感觉。惊恐发作时,往往有濒死感,常常感觉‘一口气吸不上来’,‘胸口好像被大石块压住’,或‘无法控制要大声喊叫’。这时,人们通常会失去自我控制,出现人格解体或现实解体。”

何燕玲说,在惊恐发作时,一些人心中的“我”已经是一个陌生人,仿佛灵魂出窍。当他们站在一条自己曾经非常熟悉的街道时,甚至会突然不认识路。他们往往会觉得:“我原本应该熟悉这个地方,可为什么不认识了呢?”由此带来的不安,更会加重他们的惊恐症状。”

在惊恐发作时,会有一些不适症状和其他疾病混淆,如心跳加快、心前区痛或难受、呼吸困难、咽喉梗塞感、大量出汗等。

“通常情况下,人们会紧急呼叫‘120’。然而,当救护车把他们送至医院急诊后,他们的症状顷刻间全无。这是因为惊恐发作常常在短时间达到高峰,持续时间多维持在半小时至1小时。”何燕玲展示了一张患者惊恐发作时的“异常呼吸每分钟通气量图表”。“图表显示,在惊恐发作的10~15分钟内,患者的通气量可以达到20升,这说明当惊恐发作高峰期,患者大口呼吸;而到了20分钟时,患者的呼吸通气量下降至5升,这种短时间内达到高峰,又在短时间内恢复正常。这类原发的惊恐发作没有任何预测,来去如一阵风。”何燕玲说。

“由于惊恐发作时的表现给患者带来巨大的心理压力,不少人担心会再次发作。因此,常常产生‘回避行为’。如患者曾经因目击车祸而导致惊恐发作,之后就不敢上街,甚至回避听到汽车急刹车的声音。”何燕玲介绍,这类人往往因此避免独处和外出,时刻需要亲人陪伴。他们害怕噪音、突然的声响或谈及疾病、暴力或死亡的情景,这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他们的社交活动。

第三种焦虑类型是恐惧症,是指对特定的场景和事物产生恐惧感。这种恐惧感通常是不合理的,表现在身体的焦虑反应上,如心跳加快、脸红、出汗、头晕、手抖、口干等,严重时正常的生活次序都被打乱。

何燕玲称,恐惧症也需要细分。“单纯恐惧指暴露于或预期特定的物体或场景引发的恐惧,如飞行、处于高处的‘恐高症’,又如对动物、昆虫、注射、血液等的恐惧。与单纯恐惧相对应的是场所恐惧,通常这些场合不是单一的,指的是较空旷或者人多的地方,使人无法尽快获得帮助或逃离的场所而出现焦虑,如电影院、公共交通工具、超市等。第三类是社交恐惧,常无明显诱因突然起病,主要是指显著和持久地对一种或多种社交或操作场合的恐惧,害怕被人审视,受窘或羞愧,担心别人会看出自己的紧张和不自然。因此,这类人故意回避社交,如不敢去小卖部和售货员有语言接触,不愿意接听电话。在极端情形下,这样的社交恐惧可以导致社会隔离。”何燕玲说。

心理治疗  焦虑别怕

由此可见,焦虑并不是大众想象得那样,仅仅是“焦急、思虑”而已,焦虑症属于一个大类,而其中又细分为各种焦虑疾病。面对焦虑,应该怎么办?

何燕玲表示,心理治疗是指临床医师通过言语或非言语沟通,建立起良好的医患关系,应用有关心理学和医学的专业知识,引导和帮助患者改变行为习惯、认知应对方式等。药物治疗是治标,心理治疗是治本,两者缺一不可。

“我们往往根据不同的焦虑原因、不同的亚型和表现来选择不同的治疗方法。心理治疗有精神分析治疗、家庭治疗、森田疗法、集体心理治疗、暴露疗法、催眠治疗、生物反馈治疗让人放松等。心理治疗是一个长期、循序渐进地过程。同时,一些药物也可以缓解焦虑。由于焦虑和抑郁是一对‘难兄难弟’,因此一些抗抑郁的药物同样也能治疗焦虑。”何燕玲说。

何燕玲表示,正常的焦虑情绪,人人都有。适当运用焦虑情绪,可以提高问题的思考能力,而当发展为病理性焦虑时就要引起重视了。如何让焦虑情绪一直处于“稳定、适当”的范围?“在平时生活中,提高心理素质,以及对常见心理问题的处理能力,都是预防焦虑症的‘良好武器’。”何燕玲说。

本文受访专家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何燕玲主任医师

摘自上海大众卫生报

 

 
打  印
 
关  闭
 



沪ICP备12031669号      沪卫(中医)网审[2013]第100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