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栏:
站内查询:
 
全民健身:健康中国的有力支撑
  日期:2017-02-14

去年召开的里约奥运会,国民对其的关注与对自身健康的持续关切,成为社会两大热点

近年来,中国体育事业一直在健康百姓和金牌效益的权衡中“纠结”。体育究竟应该起到何种社会作用是一个国际性话题,值得深入研究。

今天,中国在高速发展过程中也遇到了工业发达国家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遇到的普遍性的健康问题。因此,美国、欧洲、日本等都相继推行过类似于健康中国的健康战略规划,值得注意的是,他们同时也花费巨大精力开展一个称为“Sport for all”的大众体育运动与之配合,在中国则称之为“全民健身”。这两个现象的耦合并不是偶然的,因为当今健康所具有的社会性,要求医疗卫生和体育紧密合作、通力配合。

这两个领域的合作也表明解决健康问题并不是单个部门的事情,需要全社会多部门参与,甚至还需要全社会整合协调各方面的力量齐抓共管的。以教育部门为例,健康教育应该作为健康中国的前提,但是我国学校教育中的健康教育非常薄弱,在应试教育的挤压下,过去仅有的生理卫生课,现在不少学校也已经取消,使得孩子们对自己的身体毫无了解,缺乏科学正确的健康观和生命观。再如,我们生活中的空气、水和土壤,我们使用的食品和药品都不同程度存在危害健康的因素,需要环境保护等部门下大力气去解决。  

凡此种种,最应该得到重视的领域就是体育运动。体育运动在维系人类健康方面起到的作用至关重要,与医疗卫生相比有以下几个特点:第一,作为一种非医疗的健康干预,体育运动采取的是主动促进健康的方式,而医疗卫生往往是在人们罹患伤病后不得以而为之的被动应对;第二,体育运动是群体性的身体活动,是多数人参与、共享的,带有很强的社会属性,相对成本较低;而医疗健康干预一般是针对具体的特定个人的医学活动,社会成本呈逐步升高的趋势;第三,体育运动给人们带来的心理感受往往是愉悦的,是在快乐的心境下解决人的健康问题,不同于得病后在巨大心理的痛苦压力下去解决健康问题。

将体育运动纳入健康中国建设中,是中国社会的巨大进步。许多专家都提出要将获取健康的被动化为主动,消极化为积极,强制化为自觉。主动健康是指“治病于未病”,主要手段是靠体育运动与健康教育。主动健康的实施应该是多层次的,有国家的、社会的、家庭的和个人的。不管在哪一层次,体育运动都是主动健康的核心。而主动健康的本质就是一个体育运动前置的问题。为此,提出如下“四个前置”。

一是在国家经济与社会发展的整体活动中体育地位的前置。中国历史上就轻视体育,在古代传统文化中没有体育的地位,到了近代,体育是舶来品,可有可无、自生自灭。到了当代,体育在行政、学术、经费等排序时总居末位,最近新出炉的《2016年中国社会蓝皮书》全书几十万字竟只字未提体育,好像体育不存在于中国社会一样。

二是在医疗健康干预与非医疗健康干预排序过程中体育地位的前置。医疗卫生关系到人们生老病死的切身利益,是社会最敏感的神经。医疗卫生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医疗卫生经费问题常常可以成为国家社会矛盾的焦点,甚至上升到政治层面,在国外甚至成为选举成败的关键问题。在人口寿命普遍延长的现代社会,国家与家庭医疗经费的突增已成为不可遏制的趋势。但是,在中国国家投入的医疗经费与体育经费呈畸形的比例关系,全国医疗经费每年约为4万多亿元,体育经费仅为千亿元,连医疗卫生的零头都不够,完全不相称。

三是在教育中体育地位的前置。我国的教育方针是德智体美全面发展,而且特别强调“健康第一”,而实际上无论健康教育,还是体育教育都没有排到应有的地位,30多年来,学生的体质状况下降的趋势始终未能得到根本改善。我们正在源源不断地把一批批缺乏健康知识、体育知识技能的、没有体育兴趣习惯的、健康状况欠佳的青少年推进社会,再推进日益昂贵的医疗系统中去。因此,我们必须在学校教育阶段把学生的生命观、健康观、运动观、休闲观建立起来。

四是在体育内部要做到全民健身地位的前置。改革开放初期,我国优先发展竞技体育的体制所形成的巨大惯性,经过多年的体育改革,虽有所变化,但体育功能结构中全民健身与高水平竞技孰轻孰重的问题还需要进一步调整,以适应“健康中国”的大格局。  

2016年国务院颁发的《全民健身计划(2016~2020年)》中提出,要将全民健身“作为健康中国的有力支撑,作为小康社会的国家名片”。国家已将全民健身作为一项国家战略放在重点发展的位置上,从这个意义上而言,重新定位健康中国中全民健身的价值,是健康中国建设中的一个不容忽视的特点。

本文作者卢元镇系华南师范大学体育科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摘自上海大众卫生报

 

 
打  印
 
关  闭
 



沪ICP备12031669号      沪卫(中医)网审[2013]第10022号